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夜蒙蒙,星儿稀,天上月儿怕见人间乱伦事,羞涩匿藏云雾中。在这个星渺月缺的深夜,子文紧紧地搂着肌肤胜雪的妹妹躺卧床上,雯雯仍在断断续续抽泣着。

  随着欲念发泄过后,罪疚和恐惧感蓦然涌至全身,子文的心情由刚才亢奋高涨至顶点急促向下滑,心房仿佛被一块重铅系缠着极之沉重,虽然得偿大欲,彻底满足感官刺激,但雯雯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刚才操了雯雯的穴便是犯下乱伦罪行,假若给揭发定会身陷囹圄,如果事情让父亲知道,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他望向妹妹被自己蹂躏后的下体,只见适才被阳具强行撑开的屄口,随着屌屌抽离后,已回复平时小孔模样,混和了处女血的精液缓缓从小孔倒流而出,遗在床单上,这些污物就如一个肺结核病人吐出的血痰同等模样,而两片阴唇经抽插后,明显肿胀起来。

  “还痛吗?”子文轻抚妹妹滑不溜手的背部,柔声问。

  “痛喔!鸣……真的很痛耶,鸣,哥哥,你欺负雯雯,鸣……雯雯很惊、很怕。”雯雯像一只受了伤的羔羊,娇弱无助瑟缩在子文怀内。

  “没事的,待过几天便不会痛了,雯雯,你真漂亮,你刚才让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哥哥很感谢你耶。”子文知道雯雯性格善良,喜欢听赞美的说话,遂以甜言蜜语哄她。

  “真的?哥,你笑人!”女孩子听见人家称赞自己美丽时,通常都会有一种飘飘然的喜悦感觉,温纯可爱的雯雯亦不例外,她听完子文赞美的说话后,悲怆情绪平复了许多。

  “哥哥没有欺骗雯雯唷,假如哥哥有说半句谎言,我便变成天线低低B,好不好?”

  “嘻嘻,哥哥是低低B!”想到子文嘴歪了,手脚痉挛的弱智样子,雯雯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

  逗得妹妹破涕为笑,子文沉重的心情稍为纾缓,他千叮万嘱道:“妹妹,刚才发生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向任何人提起,更绝对不能让爸爸妈妈知道。”

  “你不向爸妈提及化妆品公司的事,我便不和任何人说。”雯雯点了点头,柔声道。

  “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我们勾手指承诺要守秘耶。”子文尾指和雯雯尾指勾了一下。

  “勾了手指,哥哥可不能撒赖耶。”雯雯嘟起小嘴道。

  “雯雯守秘密,哥哥自然会守秘密,快两点了,你回自己的房间睡吧,不然给妈妈发现便糟糕了。”虽然舍不得软肉温香的妹妹肉体,但为了安全起见,子文还是不敢拥着妹妹共渡一宵。

  雯雯从床角捡回睡袍,默默从新穿上……

  目送雯雯蹒跚地离开,子文带着半忧半喜心情朦胧睡着了。

  翌晨,蔡娟如住常一般,儿子和女儿上学后不久,她便起床料理家务,照顾四口子的家,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许多琐碎事情要她劳心,柴、米、油、盐等不在话下,甚至子文穿的内裤、雯雯用的卫生巾、和丈夫亲热时必备的避孕袋都在她照顾范围之内。

  虽然家庭主妇的工作千篇一律,每天如常,但蔡娟不单没有沉闷感觉,反有甘之如饴的滋味,看见子文和雯雯在自己照顾下健康成长,这种满足感觉又岂有任何工作能够给予。

  忙了大半个上午,蔡娟总算将家中的杂物执拾妥当,她看一看挂在墙上的壁钟,还剩十多分钟便十一时正,可要赶住菜市场购买菜肴,不然再晚一点便购买不到新鲜货品了。

  挽着购物袋匆匆离家,甫踏出大厦门口,一个身裁健硕,头发半秃的中年男子趋前走向她。

  “太太,等了你好久耶,我想和你做一宗买卖,嘿嘿。”刘铭淫邪目光恣无忌惮停留在蔡娟饱满的胸脯上。

  被这男子不怀好意注视,蔡娟心房不禁打了一个兀突,她不发一言回应,便朝相反方向急步离开。

  刘铭一个箭步挡在蔡娟面前,恐吓道:“如果你想你的宝贝儿子坐牢,女儿关禁在女童院,你便尽管离去吧,嘿……”

  “你怎会知道我有一对儿女?”隐隐感觉一丝不祥征兆,虽然对脸前的男子极度烦厌,但在母性驱使下,蔡娟不禁开口询问。

  刘铭从裤袋中搊出一盒V-8录影带出来,厉声道:“你的禽兽儿子昨晚操了亲妹妹的屄,犯了乱伦大罪,嘿,幸好老天有眼,让老子将这乱伦一幕拍摄下来,如果我将这盒影带交给执法人员,后果会是怎样,嘿,你自己想一想。”

  “不会的,子文和雯雯还是孩子,他们绝对不会如你所说……你骗人!”乍听此唬人说话,蔡娟本能反应是不相信,不接受。

  “是不是事实,你问一问你的儿女便一清二楚,不过我想你要在拘留所问他们了,嘿嘿。”刘铭将录映带放回裤袋内,冷笑数声后便假装离去。

  积累了十数年当海关检查员的经验,刘铭掌握了许多人性的心态,例如一个携带违禁品入境的犯罪者,不管他多幺老炼精干,但由于作贼心虚,眼神和动作总有一点不自然表现,这些行为反应纯因心怯而成,正所谓“心有所怯,杯弓蛇影”,基于犯事的人总有一个虚怯心魔,只要抓住一点他们犯罪的资料,便能乘虚而入。

  其实刘铭并没有拍下子文和雯雯乱伦的情况,他根本没有摄录机,该盒录影带只是刚购买回来的空白带而矣!

  “先生,先生,请留步,万事可商量……”蔡娟焦虑傍偟道。

  刘铭知道蔡娟一定会叫他回头,欲擒先纵,关乎儿女前途之事,身为母亲又岂会坐视不理。

  “嘿,嘿,开始有点儿相信我的说话吧。”刘铭像一个胜利者,恣意欣赏蔡娟傍偟失措的神情。

  “我要待他们回来问清楚,先生,假如是真的,请你给一个机会孩子……”虽然蔡娟绝不相信子文和雯雯会做出乱伦兽行,但这厮却煞有其事描述,令她深感不安,母亲的天职就是保护幼雏,不想自己的儿女受到任何伤害。

  “好,我现在就和你回家,等他们放学回来,你尽管问个明明白白,嘿……他们还这幺年青,我当然会给一个改过机会他们,但机会是自己争取的,前面的路是一条生路还是死路,就要看看做娘的懂不懂得为儿女选择了。”刘铭一脸轻挑,语带要胁。

  眼前中年汉神情越得意,蔡娟的心就越下沉,看着他有持无恐,胸有成竹的模样,蔡娟相信自己儿女没有犯错的信心渐渐动摇起来。

  “你上……我的家……似乎不……太……好……”和陌生人共处一室,始终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蔡娟呿嚅道。

  “嘿嘿!没相干,反正你儿女坐牢都不关我的事。”刘铭说完便欲离去。

  “先生,请莫离开,我和你在家中等候吧。”顾不了危险,蔡娟惶恐地接受了刘铭在自己家中等待的要求。

  刘铭尾随蔡娟登上楼梯,望着前面的丰臀晃来晃去,裤裆内的阳物已硬梆梆的翘起来……(二)  天凉好个秋,初秋的天气俨如一个怀春少女心情,飘忽不定,朝早仍秋风瑟瑟,凉意泌人,下午则艳阳高炽,温暖的阳光为人间洒下了遍地金箔作点缀,好不迷人。

  子文和雯雯并肩坐在公园一隅喁喁细语,经过昨晚亲密接触后,两人心情都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心坎深处隐隐有一丝男女之情融杂在兄妹感情当中。

  “哥哥,我会不会有孩子?”雯雯低垂头子,两手无意识地搓揉校服裙角。

  “不会吧……只要不是在排卵期便没事了。”子文轻拥着妹妹纤腰,雯雯放轻身子依偎在哥哥怀内。

  “什幺是排卵期喔?”对男女情事一知半解的雯雯,疑惑问。

  “排卵期就是……”子文的性知识大多从色情杂志上阅读得来,但每次的注意力总是放在裸女图片上,文字只是偶尔在打完手枪后才无聊翻阅,他竭力在脑海搜索,什幺是排卵期始终记不起,反而给他记起什幺是安全期。

  “前四后四是安全期喔,只要在月经来之前四天,直至经期完了后四天,都不会有孩子,哎唷!雯雯你知不知道什幺叫月经,你来过月经没有?”

  雯雯粉脸腓红,娇羞嚷:“呸,哥哥,你坏死了,你取笑人家……”

  凝望着妹妹似嗔还羞的可爱神情,子文不禁心笙一荡,心湖激泛无数柔情涟漪,感情路上一片空白的心灵,彷有一抹油彩由妹妹亲手涂上。

  少男慕少艾,少年人的情事总是那幺冲动,飘忽,难以言喻。

  “雯雯,你真美!”子文情不自禁在妹妹脸上亲了一下。

  感受到异性对自己的亲匿行为,雯雯羞怯地将脸儿紧紧贴在哥哥肩膀上,轻声道:“幸好前两天刚刚……”

  妹妹欲语还休,子文如丈八金刚,弄不明白,他柔声问:“刚刚什幺了?”

  雯雯胀红脸儿,如梦呓般微声道:“前两天刚刚来……完了,哥哥你说是安全期,不会有小孩,你不要骗人耶。”

  子文喜悦道:“真好!我还为此操心耶,现在不用愁了,《棍皇》杂志不会骗人的,妹妹,下次你安全期时,我们再来一次,好吗?”

  “不要耶!你弄得人家痛死了,鸣……打死你。”感觉下体还隐隐作痛,罪魁祸首就是可恶的哥哥,雯雯撒娇地用小手擂打子文胸腔。

  子文任由妹妹的拳头如雨点般招呼在自己身上,雯雯的擂打是多幺轻柔,他不单没有丝毫痛楚,反有一鼓甜蜜暖意流走全身,四肢百骸犹如刚泡完一个热水浴般暖洋洋,在这一刹,他对怀内妹妹的欲念蓦然消退,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温馨情怀取代了欲火。

  “哥哥,你不痛吗?”看见子文被自己擂打一顿还脸带笑容,雯雯愕然问。

  “痛哇!但是哥哥昨晚弄痛了雯雯,我要向你赔罪,就算是现在给你活活擂死,都是心甘情愿喔。”平时面对异性同学,子文多是木讷寡言,俨然一块四方木头,但和妹妹相处却截然不同,许多逗人欢喜的说话很自然便说出来了。

  “傻瓜哥哥……”甜言蜜语最能打动女性的芳心,雯雯温顺地倚在子文的怀内,此时此刻,兄妹两人俨如一对恋爱中的小情侣。

  “要回家了,不然妈妈会掂挂耶。”相拥了一会,雯雯对子文道。

  两人手牵手踏上归家之路,太阳光线映照下,兄妹的影子拖曳在沥青路上,好长……好长……

  ……

  坐在黑色沙发上,刘铭优游地欣赏蔡娟焦虑的神情,他并不急于行动,反正这局他手执双天至尊,押下的一注必胜无疑,眼前这个良家妇女已成瓮中之鳖,逃不出被淫辱的命运,当然还有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幼齿,他更加不会放过……

  蔡娟坐立不安,一股寒意从心底冒出,这中年汉的目光恣无忌惮在自己身上游走,嘴角还不时掀起淫笑,怎不教她浑身寒栗,彷徨惊恐。

  和这讨厌汉子共处一室的数小时,是蔡娟一生人最难过的时间,好不容易终于等到钥匙开启大门的声音,子文和雯雯放学回来了。

  “妈妈……”看见沙发上坐了一个中年男子,而母亲则脸容苍白的走向他,子文心中不禁打了一个大兀突,原先拖着妹妹的手亦放开了。

  “子文,你有没有……搞过……妹妹?”蔡娟神情凝重,紧张兮兮问。

  乍闻母亲的质问,子文彷被五雷轰顶,讷讷的说不出一句话出来。

  “畜生!”看见儿女脸容苍白,头儿低垂,眼神不敢接触自己,无疑已将答案道出,蔡娟控制不住愤怒的情绪,用力掌掴了子文脸颊一下后,便伤心痛哭起来。

  雯雯受母亲的哭泣感染,哇哇地嚎啕大哭。

  “哈……哈……老子可莫骗你吧,这盒录映带记录了一切,假如给送到执法单位,后果可想而知,嘿嘿。”刘铭离开沙发,狞笑地对泪涟涟的蔡娟道。

  “先生,求你放过他们,请你将这盒录映带卖给我,我愿意用一万块钱向你购买。”蔡娟恳求道。

  “只要你应承我的条件,我一定会将这盒录映带交给你,一万块钱太少了,我要五万块钱,还要操你和你女儿的屄,嘿……嘿……嘿,你应不应承?”刘铭恣意淫笑,手掌放肆地在蔡娟胸部捏了一把。

  “不……”受到这淫汉轻薄,蔡娟身子连忙向后退闪避,但乳房已被结结实实捏了一下,她羞愤交杂,脸色变得青白。

  “你干什幺……”看见母亲受辱,子文忿怒地喝骂。

  “臭小子,你凶什幺!他妈的干了自己妹子,待我替你父亲教训你一顿。”刘铭持着自己身型较子文魁梧得多,他一个箭步冲到子文身前,挥拳相向。

  子文用手硬挡了几记重拳,已感不支,事实上刘铭体能曾接受过锻练,自然胜他数筹,缠斗了一会,子文已被打倒在地上。

  “不……不……先生,求求你。不要打我的儿子……”蔡娟声泪俱下,苦苦哀求。

  “啍!没用的家伙,看来进了监狱准要给人干臀洞,奸到失禁为止,瞧你天生一个吹萧嘴,坐牢后真是不愁伙食,天天有新鲜热辣的精液吃,嘿,老子现在就去将这盒映带交给执法部门,反正做娘的都不着紧……”刘铭轻蔑地对倒在地上的子文说。

  “先生……我现在就给你五万块,其余的条件,我真的不能答允你。”蔡娟泪眼如桃,哽咽道。

  “哈哈,老子的鸡巴今天一定要钻洞,这宗买卖没有屄干便拉倒,我给你一个建议,快去找一个泌尿专科的的医生,你宝贝儿子的屁眼定给人操个稀巴烂,恐怕拉屎都拉不出来,乱伦罪至少判五年刑期,他的前途可以报销了。算了,我不和你做这单买卖,还是干脆报官究治。”

  “先生,我应承你,但请放过我的女儿,她真的还小……”刘铭作状离去,蔡娟急如锅上蚂蚁,她咬实牙根毅然接受淫汉的要求。

  昔有佛祖割肉喂鹰,今有蔡娟献身救儿,从古至今,最无私的爱始终是——“母爱”。

  “哈……哈……哈……如果你服侍得老子的鸡巴满意,我倒可考虑放过你女儿,一切就看你的表现了,现在你先找两根绳子出来。”刘铭放怀大笑,胜利的果实快可品尝,久违了的性宴要开席了。

  蔡娟泪眼模糊膲着刘铭用绳将子文和雯雯捆绑起来,这淫汉在捆绑雯雯时,还乘机用手握扭了她丰腴的左乳数下,只吓得雯雯哇哇大哭起来。

  “哈哈,免得防碍老子操穴,没干得那幺爽!”刘铭淫笑地将手足无措的蔡娟拥进怀内,双手放恣覆盖在她一双大乳上,用力捏扭狎玩。

  噙着满眶泪水,蔡娟悲鸣哀求:“先生,可不可以进我的房间,我不想他们看见……”

  “少啰唆,老子就要他们看,平时说干你娘就说得多,今天真的在人家儿子脸前,干他的娘亲,哈……哈……”刘铭用力将蔡娟的碎花长裙撕开,从杏色乳杯内搊出一对雪白大乳出来,两个大乳房差不多有三十六C的尺码,却因地心吸力影响而略呈微软。

  “妈……”瞧着母亲被人狎玩,子文此刻心情就像被翻倒了的调味架,百般滋味在心头,羞辱,愤怒,自疚,后悔……他将眼晴紧紧闭上,不愿再瞧这悲痛情景。

  耳畔听到母亲一声惨叫,子文闭上的眼帘再度张开,母亲的衣服已不知何时被悉数脱去,她现在正一丝不挂地跪在刘铭胯间,刘铭的大屌已坚硬翘起,他手握蔡娟长发,用力猛扯她的头颅往胯前,蔡娟痛极大叫,只见淫汉的屌已整根插进她的小嘴内,只剩下一个卵袋紧紧贴在两片唇片上……(三)  被一条腥臭粗大的肉棒整根插进口腔,龟头部位更插进咽喉之内,蔡娟本能地咳嗽起来,苦于头颅被刘铭双手紧紧捧住,动弹不得,只有任人鱼肉取乐,极度的屈辱促使泪水如缺湜之流,汹涌溢出。

  “噢!!爽……”大屌被温暖湿润的口腔紧紧包裹着,惬意的快感令刘铭忍不位呻吟起来,他开始将阳具在蔡娟嘴内快促抽插,随着肉棒的出出入入,蔡娟的小嘴被操得大大张开,无数的口涎从嘴角溢出,一条水痕从颈项淌延至胸脯。

  刘铭尽情地享受口交带给他的官能兴奋,望着胯间人妻悲怆的样子,他不单没有怜悯,反而激发起人类潜在的兽性,他就像一只饿狼般恣意享受猎物,大屌在蔡娟口内的冲刺更狠更快。

  感觉淫汉的阳具更加膨胀坚硬,抽插的频率不断提升,蔡娟知道他频临射精阶段,想到混浊腥臭的精液将要射进自己嘴内,她恐惧的扭动身体挣扎,竭力欲摆脱刘铭的控制。

  快到射精关头,刘铭岂容蔡娟挣脱,双手更加用力按紧蔡娟头部,可怜她的挣扎全属徒劳,只得接受精液喷进嘴内的悲惨命运。

  久未尝性事,加上蔡娟挣扎时身体之晃动,令口腔内壁和阳具的磨擦加快,一阵酥美快意遍布全身,贮藏在睾丸己久的精液,失控地经输精管劲射而出,悉数喷进蔡娟喉咙之内,浓稠如桨糊的精液味道腥臭,略带碱涩,蔡娟只感胃部一阵翻腾,强烈呕吐感觉令她十分难受,她用力推开泄精后惓慵慵的刘铭,弯腰呕吐起来。

  “呕……呕……”好不辛苦将吞进胃内的浓精大半呕出体外,但残留在口腔的腥臭气味,仍令蔡娟感觉极度不适。

  “哈哈……”望着蔡娟呕吐的狼狈样子,刘铭满足地大笑起来,自己过去嫖妓无数,但内地女子多较保守,大多不愿提供品萧服务,更何况变态的“口内爆桨”,如今能在蔡娟口内任意射精,彻底满足久藏心底的淫秽欲念。

  原本刘铭亦非大奸大恶之流,只是近数年霉运缠身,穷困潦倒,饱尝生活催人的压力,贫穷往往能迫人踏上歧途,为恶为善,只在一念,抉择如何,却足影响一生命运!!

  发泄过后,刘铭意犹未足,他俯伏在沙发上,喝令蔡娟道:“行过来。”

  蔡娟惶惶怯怯地行至沙发,虽然她不清楚这淫汉下一步会在她身上干什幺,但她却知道噩梦还未结束,但为了自己一对儿女的安危,无论这个梦魇是如何恐怖、如何残忍,她都只能咬实牙根挺下去。

  “用你的舌头舔我的臀眼。”数年前,曾经有一个东南亚妓女替他作钻中钻服务,那种销魂蚀骨的享受,刘铭至今仍回味不已,但是肯吃男性粪洞的女人实在太少了,如今,难得有此黄金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重温美梦的机会。

  刘铭的命令犹如恶魔的咀咒,蔡娟禁不住打哆嗦起来,她战战兢兢的蹲在刘铭身旁,只见淫汉双腿已左右张开,股沟未端就是满布皱纹的臀洞,这个黑黝黝只供排泄用途的小孔,脸目何奇丑陋污蔑,怎幺能够用嘴巴和这儿亲密接触??

  “快舔,否则我叫你的女儿舔了。”见蔡焆迟迟没有动作,刘铭恐吓道。

  蔡娟凄凄地叹了口气,缓缓地将脸部埋在淫汉股沟之上,柔软的嘴唇吻着菊花蕾,嫣红的舌头徐徐的在污秽不堪的臀孔轻柔舔弄。

  极度的兴奋酥麻感觉,不断地从脊椎神经未端袭来,刘铭失控地呻吟叫嚣:“真他妈的爽……舌头伸进去……钻深一点……噢……噢……”

  当舌头伸进臀洞时,浓烈的便便味道涌进口腔,极度的屈辱令蔡娟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人妻的口舌服务,令刘铭享受到浪接浪的快意,随着潮湿温软的舌头钻进臀缝越深,刘铭体内燃烧的欲火则越炽烈,胯间肉棒再度膨胀起来,一股强烈操屄意欲在脑海涌现,他命令蔡娟暂停舔弄臀眼。

  “趴在沙发上,将屁股趷起,老子要操你的屄了,嘿嘿……”

  终于要被这淫汉污辱了,蔡娟无奈地趴在沙发上,含泪迎接这即将来临的耻辱,一直是丈夫私家重地的芳径,今天被迫开放接受陌生人的探访。

  刘铭握着坚硬的大屌,在蔡娟的隙缝上下揩擦,两片花瓣被阳具翻开了,露出红黏黏的屄肉,灼热的龟头不停地在干涩的屄孔磨擦,渐渐地,身体本能反应令阴道泌出丝丝蜜露,籍着阴水润滑,龟头部位已整个没入阴洞之内,刘铭两手握着蔡娟腰肢,屁股向前一送,肉棒便整根操进人妻身体之内。

  “呵……呵,爽,小屄夹得老子的鸡巴真紧,你老公肉棒一定没有老子的粗大,不然怎会还有这幺狭窄,吃惯小红肠,让你尝尝大肉肠的滋味吧,嘿嘿!”粗胀的肉棒一钻进蔡娟体内,便急不及待进行活塞运动,每一下抽插都是用力的抽,狠劲的插。

  可怜蔡娟的身躯随着肉棒冲刺前后摇晃,丰满的屁股承受刘铭小腹的撞击,发出啪啪啪的声响,阴道内娇嫩黏膜与肉棒不断磨擦产生刺痛感觉,她双手竭力按着沙发,抿着嘴巴忍受被禽兽强奸的痛苦……

  雯雯和子文双眼全都闭上,不忍目睹挚爱母亲被淫辱的一幕……

  刘铭像有用不完的气力似的,肉棒在屄内抽插了数百下还没泄精,原先阴壁分泌的淫水已经干涸,阴道缺少了润滑,淫汉每一下的抽出插入,更令蔡娟痛入心脾,反之,刘铭则越操越兴奋,因为干涩的阴壁令屄洞变得更加狭窄,肉棒被屄肉紧紧夹住的滋味,令他乐不拢嘴,肉棒的冲刺更急更密。

  刘铭的肉棒在屄洞内再急刺百余下,剧痛令蔡娟忍不住痛苦呻吟起来,受到人妻的哀恸悲鸣刺激,他精关一松,荡热的浓精悉数喷进子宫最深处。

  连续泄了两次精,刘铭疲惫地压在蔡娟背部,喘气频频……(四)  短短时间喷了两次精,随之而来阵阵睡意,刘铭老实不客气,整个人软瘫在蔡娟身上憩息,胯间鸡巴依旧软软的浸在阴道之内,不肯拔出。

  “鸣……”被淫汉粗暴地抽插小屄,阴道内的幼嫩黏膜给操损了,蔡娟感觉到下体灼热胀痛,非常难受,肉体的苦楚还可忍受,心灵的耻辱创伤却是无法填补,她默默承受近二百磅的躯体重压,无助的泪水淌流了一脸,此刻的她尤如堕进了一个恐惧深渊之内,淫汉的精液仍残留在身体之内,彷有万千精虫在她子宫内钻动游戈,这些污秽精液会不会令她受孕?有没有性病?淫汉会否守诺言交还录影带,还有如何面对丈夫……

  休息了大半个小时,刘铭感觉五脏庙空空,他从蔡娟身上爬起身,命令道:“老子肚饿了,快去厨房弄碗面出来。”

  蔡娟缓缓地从沙发上起来,正要捡起撒满一地的衣服穿上,刘铭一手把衣服抢了过来,淫笑着道:“不用穿了,屄都给我操过了,多深多浅我都一清二楚,还穿那个劳什子衣服干啥,快去煮面给我吃,我喜欢看光脱脱的主妇做家务,嘿嘿。”

  “快去!”刘铭犹如主子命令奴隶,他淫贱地在人妻白晢屁股上捏了一把催促,蔡娟无奈地往厨房为淫汉煮面,望着蹒跚而行的赤裸人妻,一阵高人一等的卓越感觉令他乐昏了头,眼前的蔡娟,子文和雯雯仿佛都变成了他的奴仆,供他遣使。

  彼之快乐,汝之痛苦,就如玩摇摇板一样,一方降至最低点,另一方便会升到最高!刘铭的趾高气扬,正和蔡娟的肝肠寸断成一强烈对比。

  将整碗面条和汤水吃下肚,刘铭的气力又补充回来了,他行至子文身旁,轻蔑道:“乖儿子,我干你娘精不精采,你娘的屄还真不赖,夹得老子的屌真爽,既然你娘的屄都给我操过了,你总该叫我一声爸爸喔,哈哈……”

  子文满布血丝的双眼,狠狠瞪着得意忘形的刘铭,愤怒和仇佷的火焰在子文眼内熊熊燃烧,假如眼神可以杀人的话,刘铭至少已被杀死数遍。

  接触到子文凌厉愁恨的眼神,刘铭不禁一懔,但随即被泌透全身的优越感驾驭,眼前人只是一个奴隶,居然用这种眼神瞧自己,他随即一脚踢向子文胸腔,火光道:“臭小子,不见棺材不流眼泪,有你好瞧的。”

  刘铭怒气冲冲跑进厨房,从橱柜取出一把菜刀,然后折返子文身旁。

  “你他妈的连亲妹妹也不放过,老子今天就替天行道,阉了你的鸡巴,嘿嘿嘿……”刘铭右手握着明晃晃的菜刀,左手便要去解开子文的裤档拉炼,子文竭力挪动身躯挣扎,苦于手脚均被绳子捆绑,最后终被解开了拉炼,软垂的肉棒被刘铭从内裤中搊了出来。

  “哇……不要,求你放过我的儿子,你饶过我们吧……”蔡娟涕泪交流跪在刘铭跟前,苦苦哀怜。

  “哇……叔叔求你放过我哥哥……”雯雯哭泣哀求。

  两女的恳求哭声令刘铭更加飘飘然,他感觉此刻自己俨然一个主宰,全盘操纵这家人的命运,他的一喜一怒,奴隶们都要仰其鼻息,言听计从,现在这家人正在上演一部木偶戏,而控制这些木偶的牵线人就是他,一个变态的念头在脑海掠过,他决定要这幕戏更加精彩。

  刘铭用手捋着子文软垂的鸡巴,对跪在地上的蔡娟道:“你瞧他的鸡巴像一条隔夜油条,留在身上都没用途,除非你可以令他的肉棒翘起,否则老子就一刀割去这条没用的家伙,嘿嘿……我现在给你十五分钟,如果你弄不胀你儿子的老二,老子就要他做太监。”

  “不……不……”蔡娟绝望哀嚎,眼前的男子就像魔鬼的化身,这幺难堪的事情她怎可能干得出,要一个母亲弄胀自己儿子的鸡巴,简直是疯狂的行为。

  “已过了一分钟,嘿,只剩下十四分钟耶。”刘铭握着菜刀左右挥动。

  “妈……妈……不要……不要听他的鬼话……”看见母亲一步一步行至自己身前,子文痛苦地嘶叫。

  跪在儿子胯间,蔡娟略犹豫了一会,便弯下身子将子文瑟缩的鸡巴整根吞进嘴内,吞尖顶着子文的龟头,不停地在马眼部位来回舔弄。

  “啊……不……”肉棒给温暖潮湿的嘴巴吸啜着,一阵难以言喻的快感直达大脑,虽然意志极度抗拒母亲为自己口舌服务,但身体感觉的快意却重叠涌至,渐渐地子文不自觉从喉咙迸出呻吟之声,软垂的肉棒亦开始充血膨涨。

  儿子的老二在自己嘴内变大,变硬,强烈的乱伦羞愧令蔡娟感觉有点晕眩,但为了儿子的安全,她只得继续用柔软的舌头舐弄鸡巴。

  “哈哈……臭小子,说来我倒要多谢你,没有你干了妹妹,老子又哪有机会财色兼收,我没有什幺好东西回报你,就送你妈妈的屄给你操个痛快吧。”刘铭放恣狂笑,他将蔡娟什抱而起放在子文腿间,然后将她双腿向左右掰开。

  “坐下去……快。”刘铭一手拿着子文已翘起的肉捧,一手握刀架着子文的颈脖威吓命令,随着子文不停移动挣扎,锋利的刀锋已在他颈项划出数条血痕,蔡娟一阵心痛,屁股便向子文鸡巴坐去,当感觉儿子坚硬的肉棒抵着屄口时,她便再没有胆量将身子继续沉下去……

  “从这里出来,便从这里进去吧,哈哈……”刘铭用力将蔡娟身子按下,随着降下的力量和刘铭遗在阴道液体滋润,子文坚硬的肉屌分开了大小阴唇,整根插进妈妈阴道之内。

  看见子文的肉棒隐没在蔡娟屄洞之内,这母子相奸的淫荡场面,再度燃烧起刘铭体内欲火,两腿间的大屌又再充血膨胀。

  “屁股快动,让你的儿子操个爽,如果给我发现你没有郁动,我就割了他的鸡巴下来……”刘铭一边命令蔡娟,一边行至雯雯身边,双手紧紧搂着浑身颤抖的小幼齿。

  “鸣……叔叔……求你放过妈妈和哥哥……”雯雯可怜兮兮道。

  淡淡幽兰香气从雯雯身上传来,刘铭淫欲更盛,这梦寐以求的美小女快可品尝得到,他双手贪婪地握着雯雯胸前两团丰腴肉球搓揉,嘴巴不停地在雯雯滑腻脸颊呵弄。

  “给叔叔亲个嘴儿。”刘铭命令道。

  雯雯羞怯的闭上了眼帘,任由淫汉满布口臭的厚嘴唇,印在自己柔软的唇片上……

  在罗湖商业城蹓跶了一会,陈彬已购买了好几袋物品,这些物件全都是买给家人,想到妻子和儿女收到这些礼物,必然欣喜若狂的样子,陈彬心内就泛起一阵暖意,虽然自己一向不苟言笑,给儿女一个严肃的形象,但内心深处他却十分关心家人。

  原先以为必须一星期才可完成工程斟介,谁知进度较相像中顺利,只需一日便完全办妥,虽然身边朋友都劝他在东莞玩乐数天,但他却归心似箭,想给家人一个惊喜……

  挽着数袋礼物,陈彬朝归家的路迈去……(五)  吸啜着呵气如兰小嘴,淫汉的舌头贪婪地伸进美眉口腔之内,灵活地上下游移钻动。可怜雯雯雪白贝齿和柔软小舌全沾满淫汉唾涎,阵阵烟臭口气熏得她有作呕感觉,雯雯紧皱眉头,抿着嘴巴苦苦忍受着被强吻的苦楚。

  刘铭越吻越兴奋,胯间肉棒勃起得更涨更硬,他伸手至雯雯背后拉开拉炼,然后将浅蓝色旗袍校服向下扯脱至地上,只见小美眉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背心内衣和粉红色内裤蔽体,饱涨的双乳藏在胸围下高高挺起。刘铭吞咽了数啖唾液,他将雯雯的背心内衣撩起至颈脖,便急不及待解开背后的胸围扣子,随着白色乳罩被淫汉扯脱,雯雯一对丰腴美乳完全坦露出来,两个如竹笋形状的青春肉球傲立迎风,乳尖两粒粉红色的蓓蕾晶莹可爱,淫汉一手一个紧紧握着结实的乳房搓揉玩弄,在刘铭的手指拨弄下,雯雯的乳头本能地膨涨翘起来,她羞怯地任由淫魔双手恣意的在自己娇躯摸索……

  “你他妈的,真是一个美人胚子,小小年纪竟然拥有如此大的奶子,真滑腻娇嫩,让老子摸得真过瘾,嘿嘿,瞧你奶头都涨大了,老子搞得你很爽吧!还有更爽的在后头耶。”刘铭的左手从乳房一路向下摸,他挑起了雯雯绵质内裤橡根裤头,一手便伸入内裤之内,直接触摸柔软饱满的少女三角沃阜,他的手指沿着阴户中间裂缝向下滑,当抵着温暖娇嫩的屄口时,中指更插入紧凑狭窄的阴道之内,粗鲁的扣挖起来。

  剧烈的痛楚从下体阵阵传来,雯雯眼泪忍不住淌了下来,淫汉的粗暴扣弄,将昨晚给哥哥弄伤的创口又再次挖出血来。刘铭看见少女痛楚脸容,更加洋洋得意,他将手指从狭隘的小径拔出,只见整根中指被鲜艳的血液染红了,他将潮湿的手指放在鼻孔深深一嗅,一阵混和淡淡屄味的血腥味道,直接刺激大脑感官神经,体内的欲念被燃烧至最沸腾。

  眼前的小幼齿,已是俎上之肉,毫无反抗能力,刘铭开始将捆绑雯雯手脚的绳子解开,没有了绳子的束缚,他可以将雯雯两腿大大张开,方便奸淫插穴。

  刘铭趁为雯雯解开捆绑的空闲,乘机望一望子文和母亲相奸的情况,只见蔡娟在威吓下身躯不停地上下晃动,随着妈妈的郁动,子文的硬屌在母亲的阴道内进进出出,被温暖的阴肉紧紧包围磨擦,子文的肉棒明显较刚才膨涨坚硬,而呼吸则越来越急促。

  “屁股郁动得快一点,你儿子就快要射精进你子宫内了,哈哈……”刘铭淫贱的耻笑满脸羞愤的蔡娟。

  儿子的肉棒在自己体内出出入入,女儿则在自己脸前遭人狎玩、快被强奸,蔡娟崩溃地嚎哭起来,她苦苦地哀求:“先生,求求你可怜我们,你放过我的女儿……先生……求求你。”

  刘铭对蔡娟的哀鸣充耳不闻,他将绳索解开后,便将雯雯推倒在地板上。躺在坚硬冰冷的地上,雯雯浑身哆嗦,她恐惧的闭上双眼,无助地接受被强奸的命运。

  刘铭将雯雯最后遮体的内裤从腰间拉下,一具粉琢玉砌的少女肉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初经人道的阴户犹带肿胀,稀疏的阴毛整齐地铺在三角丘,由于双腿被大字型张开,中间裂缝连结的两片阴唇亦掀开了,露出一个嫣红的小孔,适才从阴道溢出的血液已经干涸,凝固了的血渍残留在股沟和阴唇两旁……

  苍白的脸容,红肿的泪眼仍难掩少女俏丽颜容,刘铭急不及待压在雪白娇躯之上,一张淫嘴和双手恣意在滑嫩胴体畅游,暴涨的鸡巴亦已进占阴户,不停地揩擦阴蒂和阴唇。

  “嘿嘿,瞧你哥哥的鸡巴这幺短少,看来还未完全插穿你的处女膜,待老子来为你彻底破处吧!”

  涨大的龟头顶着灼热柔嫩的阴肉,富经验的刘铭知道这儿便是隧道的入口,他屁股开始发力向下沉,由于小孔实在太狭窄,而刘铭的肉棒又太大,尽管淫汉如何用力,还是未能插进阴道之内。越未能进入,淫汉的淫兴则越盛,他微微拱起身子,右手伸入雯雯两腿中间,两只手指强行将两片阴唇向左右强力掰开,窄少的屄口亦被撑阔了一点,刘铭的龟头便拚命的向内挤,在频密的压迫下,少部份的龟头终于挤进阴道之内。当感觉肉棒最前端的部份被热烘烘的阴肉包围时,刘铭心内大喜,因为他已攻陷防御,要彻底占有这美少女已不成问题,他屁股继续发力向下沉,肉棒逐少将紧凑温暖肉壁挤开的感觉十分兴奋,雯雯的小屄就像暖水袋紧紧套着鸡巴。

  “哇……哇……很痛耶……叔叔……不要插进去……拔出来……哇……”

  雯雯感觉自己正被凌迟,肉棒每进入一分,她就感觉被人用刀削去一片阴肉般痛楚,他忍不住哀鸣求饶,但淫汉又怎会理会,他只顾继续将肉棒插进狭窄的屄内取乐。好不容易终于将整根大屌完全插进阴道之内,他开始郁动屁股,肉棒在紧凑的隧道抽插取乐,起初的几下抽插颇有寸步难行之感,但操了一会后,他感觉隧道逐渐湿润起来,有了液体的润滑,干穴便畅顺得多,大屌在雯雯屄内进出的速度渐渐急密起来。

  这些液体并不是天然滋润的爱液,而是柔嫩的阴肉被插伤和处女膜破裂流出的血液,通常处女第一次做爱,处女膜并不会完全破裂,要经两三次做爱后才会悉数去掉,所以处女第二或三次做爱时,还是有血淌出的。

  “喔……妈……妈……我……对不起……鸣……”子文抵不住肉体的刺激,白浊的精液悉数射进母亲子宫之内,他惭愧得哭了出来。

  “雯雯……”儿子烫热的精液留在自己体内、可爱的女儿在自己眼前正被强奸,蔡娟狠死了眼前的淫汉,她趁刘铭忙于奸淫雯雯享乐,没有望向自己这儿,她悄悄地解开捆绑儿子手脚的绳子……

  “真爽……你他妈的真紧……真好操……”刘铭忘形地在雯雯屄内冲刺,当他就快抵达终点射精时,一阵钥匙撞击门锁的开门声令他大吃一惊,他连忙将肉棒从雯雯狭缝内抽出,检起菜刀架在雯雯颈脖之上……

  陈彬不能相信眼前看到的景像:妻子赤裸裸的坐在儿子胯间,子文湿润的肉棒软垂地压在妻子屁股之下,而最令他心胆俱裂的,就是女儿赤条条的被一个中年陌生汉用刀架在颈脖挟持着,雪白的肉腿有一道血线淌流而下。

  “不淮动,否则休怪刀下无情。”刘铭恐吓道。

  青筋暴现的陈彬投鼠忌器,不敢异动。

  “快去用绳子将你老公绑起来,不然你女儿便没命。”刘铭挟持着雯雯行至蔡娟身旁发出命令。

  哭如泪人的蔡娟虽是千万个不愿意,但还是拿着绳子,将丈夫的手脚慢慢地绑起来。

  “哈哈……”看着陈彬手脚被绑上,刘铭再无忌惮,架在雯雯颈脖的菜刀亦放下来,当他想到这幕性戏加上了新角色时,开心得仰天大笑起来。

  子文乘着刘铭得意忘形之际,突然发难,他用尽全身气力撞向淫汉健硕的身躯。

  “哎唷……”刘铭万万料不到子文手脚已获自由,他被推倒在地上,菜刀脱手堕在地上,雯雯亦得以挣脱淫汉的控制。

  刘铭迅速地从地上爬起,他像一只野兽扑向子文……

  “雯雯,快逃……”子文无惧地和刘铭对打起来,愁恨之拳忘命地挥出,但都被刘铭一一挡开,毕竟两人体力和身型相差太远,子文再一次饱尝老拳,这一次刘铭的拳击毫不留情,子文的门牙被活生生打脱,鲜血溢满一嘴。

  “哥哥……”看见哥哥被打至重伤,雯雯不忍离开……

  和时间竞赛,蔡娟拚命的想解开捆绑丈夫手脚的绳索,但耳畔听见儿子惨痛的叫声一下下的传来,她的手不自禁地颤抖起来……

  刘铭再一次将子文击倒在地上,已丧失人性的他从地上捡起菜刀,一刀便向子文身上砍去。

  “不要……”雯雯惊惶交加,忘了危险,她本能扑前想推开子文,结果这一刀重重砍在她背上,鲜血随着刘铭将刀拔出如泉般迸溢而出。

  雯雯赤红的鲜血飞溅在刘铭脸上,少女哀嚎叫声唤醒了刘铭的良知,他握着染满鲜血菜刀的手抖震起来,不知所措。

  “呯……”陈彬这时已解开捆绑,他看见女儿被害,愤怒之拳重重击在淫汉头上,刘铭只感一阵痛楚,继而感觉强烈的剧痛和晕眩从头颅传来,因为蔡娟拿起一个花瓶狠狠击在他头上,撞击的力量令花瓶破裂,蔡娟握着瓶口锋利碎片,就往淫汉胯间插去,整个插进大屌和卵袋之内。

  凄厉的叫痛声响彻整个客厅,但子文已无闲理会,他将雯雯紧紧拥在怀内,按着妹妹伤口的手阻止不了迸流的鲜血,血液将他的手染得通红……

  雯雯已经失去知觉,软垂的倒在哥哥怀内,平日表情多多,巧笑兮兮的稚脸已变得一脸惨白。

  “勾了手指,哥哥可不能撒赖耶!”

  “啍,打死你!”

  “傻瓜哥哥。”

  ……

  想到妹妹的一颦一笑可能以后都不再复见,泪水潸潸然沾湿两颊。

  暮色已经四合,一阵夜风从蔽开了的窗户吹来,拥着雯雯逐渐冰冷的身躯,子文只感一阵寒意从心底泌出,遍体生寒……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