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引言:此文有相当好的情节枝干,只惜老汉兄太粗枝大叶了,实属可惜。

  炎热的半夜里,我被肚子里的胎动弄醒,睁开眼看着躺在身旁的男人,他那多了一只小手指的手掌,仍贪婪的放在我因怀孕而更丰满的乳房上;熟睡中的年轻脸上,透露着刚刚尽情后满足的笑容,他是我的丈夫,也是从他出生后,我就爱到心痛的男人……

  我出生在中部一处非常偏僻的山里,我的爸爸张天送和他的兄弟三人,向政府承租了五十多甲的国有林地耕种。

  爸爸在兄弟三人之中排行老二。伯父叫天发,他的妻子叫玉露,他们没有孩子。叔叔叫天福,还没结婚。我的妈妈叫惠媚,小爸爸十来岁,生了两男一女,我是老三。我的大哥叫文忠,大我快两岁;二哥叫文雄,大我不到一岁;我的名字叫美华,大家都叫我阿华。

  爸爸兄弟三人因为承租的林地面积太大,所以分别在两座山腰中,用竹片混着黏土,盖了两座三合院式的房子,伯父母住一处,我们住一处;叔叔天福因为未婚,所以两处都有他的房间。

  晚上睡觉时,爸爸和妈妈睡一间,我们兄妹三人睡一间,因为我年纪还小,所以有时我也会和爸妈一起睡一间。

  记得是我小学四、五年级时,一个暑假中的早上,爸爸起床后就到山里工作了,两个哥哥也不知跑到那里玩,我在庭院中追逐着一群觅食中的鸭鹅,等待妈妈带我去溪边洗衣服。

  「阿华,爸爸和妈妈呢?」天福叔在竹篱笆外,一边走进来问着。

  「爸爸到山上工作,妈妈在屋里。」我回答着,手里拿着小竹棒在追着一只大笨鹅。

  我在庭院玩了一会儿,后来,终于觉得很无趣,想要妈妈赶快带我去溪边,教我洗衣服,这样我可以一边玩水;于是我走进屋里,听见哥哥的房间传来奇怪的声音,我走到门边偷偷地向房里看,原来是妈妈和叔叔在里面。

  这时,我看见地上散落着要洗的脏衣物,妈妈弯着上身站在床边,双手顶在床上,上身的衣服脱掉一半;叔叔站在她的后面,双手抱着妈妈,裤子掉到上,身体一前一后用力的向妈妈撞着,嘴里说着:「骚货,我要肏死你……你的……大骚屄……」

  也许妈妈被撞的很痛,所以妈妈的嘴里不断的叫着:「哎呀……死天福……你……轻点嘛……哎哟……一大早的……喔……哎呀……你……好大的鸡巴……哎哟……大鸡巴要肏死我了……哎哟……」

  我看得心里很害怕,于是我赶紧跑到外面,想找一根大棍子,帮妈妈打欺负她的天福叔叔;最后,我终于找到一根很粗的大棍子,我急冲冲的回到屋子,大声的喊着「妈妈,不要怕,我这里有根大棍子,可以帮你打叔叔!」

  我连跑带跳的踏进哥哥房间,结果我看到叔叔已经躺在床上了,妈妈正坐在叔叔的身上,双手按在叔叔的肩上,满脸红彤彤的,嘴里不断的喊着:「喔……喔……哎哟……好美唷……太舒服……快……你泄了……喔……我……也快泄了……喔……喔……」

  「妈妈,你打赢了?」我带着不解的眼神问着,妈回头一看到我,脸红得更厉害,连忙爬下床,把衣服穿好,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要洗的脏衣物,拉着我的手走出屋外;我回头看着床上的叔叔,可怜的叔叔,身上的衣服都没穿,被妈妈打得躺在床上直喘气……

  「阿华,刚才的事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知道吗?否则被爸爸知道了,又会和叔叔打架的。」一路上妈妈叮咛着,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我坐在溪边看妈妈洗衣服,一边帮妈妈剥洗衣用的皂果,把剥好的皂果放在木盒里;一边用皂果子丢打水中的小鱼虾,玩了一阵子,觉得很无聊;这时我看妈妈已经洗好衣物,她拧着毛巾擦拭着脸。

  于是我跑到溪中的大石缝间,转来转去的抓寻小鱼虾,我躲开妈妈的视线,渐行渐远,不知不觉的把衣服弄湿了,我想脱下衣服,找块大石头将衣服晾乾。

  我转头一看,原来妈妈的衣服也湿了,她光着身子、屈着腿正躺在一块大石上呢!我正准备跑去时,突然,我看到天发伯父也光着身子爬上妈妈躺的大石块上,我想:「难道天发伯父也把衣服弄湿了?但他没洗衣服,也没玩水或抓小鱼虾……」

  于是,我偷偷的从大石缝间转到离他们较近的一块大石块后,我伸头一看,我看见天发伯父下身正压着妈妈,一只手抓着妈妈的大乳房捏着,一只手放在妈妈的大腿中间挖着,他的嘴埋在妈妈另一边的大乳房上吸着,妈妈嘴里咿咿唔唔的说着:「啊……唷……大伯,我的骚屄……被你弄得……发痒了……嗯……嗯……快……嗯……快……把大鸡巴……肏进……浪穴里……喔……喔……」

  这时,天发伯父忽然翻个身,仰身躺在妈妈身边,我看到天发伯父的小鸡鸡变得像一支大肉棒,硬梆梆的竖立着,这时天发伯父说:「小荡妇!先别忙着肏屄,先用你的小嘴帮我含一含,好让我的大鸡巴更硬更粗才给你肏个爽快……」

  天发伯父说完,妈妈连忙转身爬到天发伯父的身上,低下头,左手握着天发伯父的大肉棒套弄着,张嘴就把大龟头含到嘴里,右手握住天发伯父鸡鸡下的睾丸,不停的捏弄着……

  「亲大伯!你的大鸡巴……好粗……我爱死它了……小浪穴含得舒服吗?」妈妈吐出天发伯父的大肉棒,双手不停的在鸡巴上套弄着,她撒娇的说着。

  天发伯父被妈妈吸得两腿蠢动不已,大肉棒涨得更粗大,两手在妈妈浑身的细皮嫩肉的两颗雪白大乳房上乱摸一番。

  妈妈似乎被摸得很难过,急忙起身分开双腿跨坐在伯父的小腹上,右手往下一伸,抓住涨硬的大肉棒,闭起眼睛,用劲的往下一坐。

  「喔……好大伯……哼……嗯……你的大鸡巴好粗……哼……小穴好涨……好充实……唔……哼……小穴被你干得……又麻……又痒……哼……嗯……哎哟……顶上花心了……哼……喔……」

  妈妈的腰不停地摆动,粉脸通红,大气喘个不停,那浑圆的大屁股,上下左右、大起大落的扭动着……动了一会儿,妈妈就趴在伯父的身上,伯父一翻身把妈妈压在石上,屁股狠劲的前挺,肏得妈妈闷哼出声:

  「哎……哎……亲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鸡巴好粗……唔……小穴被你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哼……唔……我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顶……哎哟……喔……要丢了……啊……丢啦……」

  妈妈的脸不断地扭摆着,头发凌乱,嘴里的叫声也渐渐的高昂……

  「小浪妇……你的小穴……夹得我……好舒服,天发哥……哥也丢给你……了……」天发伯父快速地顶了几下,人就趴在妈妈的身上……

  妈妈和天发伯父这一幕,让年幼的我有着一种无名的刺激感,心中也充满了无限的疑问;我又偷偷的从大石缝间转到离他们更远的地方。

  不一会儿,我听到妈妈叫我的名字,我才从石缝中出来。这时,我看妈妈正收拾洗好的衣物准备回家,而天发伯父早已不在了。

  自从那天看到妈妈和天发伯父、天福叔叔发生的事后,我就一方面偷偷的注意大人们的事,一方面偷偷的观察,男人们肚子下的小鸡鸡,和我微微涨痛的胸部、还有我屙尿的小肉洞。

  有一天晚上,我睡在爸妈的房间里。半夜,朦胧中我被身边爸妈的说话声吵醒。

  「惠媚,中午天发哥说东边山区有一区竹笋快可以收了,今天下午他要下山去和山产贩子谈谈,大概两三天后才回来,我明早会先去天发哥家一趟,问问大嫂看大哥有没有交待什幺事?」

  「死鬼,是不是因天发哥不在,今晚天福可以整晚抱着玉露嫂干得过瘾,你明早也想赶过去过过瘾。」

  「哟,小淫妇!是不是吃醋了,上次我下山时,那两三天中天发哥和天福弟还不是把你肏得爽到连饭都差点懒得吃呢!」

  「死天送,你还说呢?当初我十四岁时,刚嫁给你没几天,你们兄弟第一次三人一起玩我时,是谁说:山中里人家,饮食般男女,山里的人都是这样的。你还记得吧?」

  「好了,好了,好太太,你生了三个父亲不知是谁的孩子,我也没说什幺?来来来,看样子不把你肏得爽歪歪,你还会整晚说个不停……」

  「哎哟……死天送……孩子……哼……还不是你们三兄弟……天天轮流的干……才没一年……就弄出来的……杂种……嗯……哎呀……亲哥……哎哟……涨死小穴了……哎哟……喔……喔……」

  我悄悄地侧翻转身,眯起双眼,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我看到爸爸趴在妈妈身上,两只手分别抓着妈妈的大乳房,用力的揉着,他的屁股一上一下狠劲的撞着,我目光往下一看,爸爸的鸡鸡变得那幺粗黑长大,抵在妈妈的阴户上,用力一挺,就整根埋入,然后一会抽出、一会送入,那个样子真有趣,我禁不住看下去。

  「哎呀……亲哥哥……肏死我了……哼……顶……哦……你今天……好强劲……唔……大鸡巴……喔……喔……我舒服极了……」妈妈的嘴里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像是生病却没有痛苦,就像那天早上天发伯父、天福叔和妈妈的情景一般。

  「喔……好爽……好舒服……骚货……你的骚屄夹得我……大鸡巴好……酥……爽死了……夹得好……够骚……喔……今晚老子……就把你肏个爽死……」爸爸健壮的身躯紧压着妈妈,狠劲不停的抽抽送送,妈妈也扭动着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啊……好美……哼……哼……美死我了……用力地肏吧……快……快用力……噢……小穴要昇……天了……啊……很美……美上天……好鸡巴……肏得舒服……死……了……哎……我……我……啊……」

  我偷偷看了好一阵子感到脸红心跳,下体好像有什幺东西流出来,用手一摸湿湿的,于是我赶紧蒙上被子,不再去看他们,希望能赶快睡觉,可是耳边传来爸妈的喘息哼叫声,我心里想着:什幺时候我也可以享受大人们的游戏。想着想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是怎幺入睡的。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时,爸爸正为出门作准备,我吃完早餐后,拿着一支小竹竿,假装在庭院玩,慢慢地,愈跑愈远的往天发伯父家去。

  天发伯父的家在另一座山腰中,离我家大约十分钟路程,当我赶到时,爸爸还未到达,于是我溜到伯父房屋后,伯父房间的后面放着一堆准备煮食用劈好的木材,我悄悄地踩到木材堆上,轻轻地掀开窗上的布帘往里面看,伯父的床上躺着脱得光溜溜的天福叔叔和玉露伯母。

  天福叔叔身体长得粗壮结实,正仰面睡着,玉露伯母长得有点黑黑瘦瘦,头睡在天福叔叔的小腹上,半弓着身体侧仰着,她的大腿看起来也瘦瘦的,不过小腹下的毛发倒长得很浓密粗长,而两个乳房比妈妈的小,这时一边靠在天福叔叔的大腿上,一边被天福叔叔的手握着,天福叔叔的小鸡鸡软软地靠在玉露伯母的嘴边,小鸡鸡下的两个肉卵却被玉露伯母握在手里。

  我正看得有趣时,这时看见爸爸从房间外走进来,我连忙把布帘的缝隙弄小些;爸爸一进房,看到床上的情景,就把衣服脱掉,爸爸的鸡鸡瞬间一跳一跳的变成一支大肉棒;爸爸走到床边,一手将玉露伯母的双腿拉开,一手伸向玉露伯母浓密的毛发中抓了一把,人也爬上了床去跪在玉露伯母的双腿间,用手扶着大肉棒用力的往前一顶,把大肉棒顶进玉露伯母的身体里。

  玉露伯母被爸爸顶得醒过来,睁开双眼一看是爸爸,娇笑着说:「死天送,昨晚被天福折腾了一晚,干到半夜才入睡,现在一大早你又来插大嫂的骚屄了,喔……今天你的大鸡巴……好粗……哼……好强劲……浪穴好涨喔……好爽……噢……」

  这时,天福叔叔被玉露伯母的叫声吵醒,看到爸爸插得正起劲,他双手抱着玉露伯母的头,人一翻身的爬起来蹲坐着,将他也渐渐变硬的鸡鸡塞进玉露伯母的嘴里,一上一下的抽插起来,玉露伯母的小穴被爸爸用力干着,嘴又被天福叔塞得满满的,只能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声……

  爸爸和天福叔叔两人一上一下的的抽插了一阵后,天福叔叔突然站起来,爸爸像似有默契的,抱着玉露伯母一翻身,让玉露伯母趴在他身上,天福叔叔转到玉露伯母的背后,跪在爸爸的两腿间,手扶着涨得硬硬的大肉棒,往玉露伯母的屁股洞顶进去,顶得玉露伯母「喔」的一声叫了起来。

  「哎哟……哎哟……死天福……你昨晚……肏了一夜,现在又要……插大嫂的……后穴洞……喔……好天送……你的大鸡巴……搅得……大嫂的……浪穴……好爽……噢……两支大肉棒……弄的……好爽……好爽……噢……」玉露伯母的前后穴同时被肏着,她发出强烈的呻吟声。

  爸爸和天福叔叔两人一前一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猛力抽插着,玉露伯母好像飞上天的舒服,大喊着:「你们两个……好弟弟……肏得大嫂舒服死了……弄死我吧……受不了啦……啊……我要爽死了……要昇……天了……啊……」

  最后,玉露伯母好像呈现失神的现象,整个人软绵绵的任由爸爸和天福叔叔两人摆布冲撞……

  我在窗外看着窗内床上三人行的成人游戏,不知不觉的,我觉得双脚发软,于是,我拖着沉重的脚步溜下木材堆。

  回家后,我躺在床上幻想着,哪天我也能像妈妈和玉露伯母般,身边躺着许多男人供我淫乐呢。我一面想着,一面将手伸到小腹下,我才发觉到那里已长了细细疏疏的毛,我用手指在屙尿的地方轻轻地搔,一阵阵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全身,我嘴里也不由地发出像妈妈她们挨插时的浪叫声。

  暑假结束的几天前,我和妈妈正在为家里养的牲畜喂食时,忽然发觉内裤湿湿地,像有些东西流出来,我掀开裙子一看,大腿上流着一些血,妈妈回头看到我的情形,赶忙带我到卧室里。

  「阿华,你要变成大人了。」接着,妈妈教我一些处理的方法和男女间生理上的事情,我心里觉得很兴奋,期盼许久的愿望就要来临了。

  过了几个星期,我发觉我的身体渐渐的产生变化了,我的皮肤根本就很白,变得更滑腻幼嫩,小腹下的毛长得浓密乌黑,像一丛草原,腰肢变得纤细的,原来有些涨痛的乳房,鼓得像半个圆球,几乎和妈妈的一样大,我的身高也长到一米五多了,声音也变的有点嗲嗲地。

  家中的男人们似乎也发觉到我的改变,爸爸和他们兄弟就常常亲昵的藉着机会抱着我;刚小学毕业的文忠大哥经过我身边,偶然会假装无意的用身体擦靠着我的胸部;二哥文雄有时会在我在换衣服时,偶然不经意的闯进房来,两眼贼勾勾地直望着我的胸部。

  因为我年纪还小,又住在山里,所以没有穿着内衣的习惯,由于生理成长变化快速,原来合身的衣裙,如今都已变得窄短紧绷了,所以我会不经意的把上衣的扣子弄掉一两颗,或故意在庭院中俯身打扫。

  因为我的刻意动作,家中的男人们眼光都会随着我的举动,而注视着我那将跳出来的两团肉球,或露出内裤的大腿根处;我对他们的这些举动,心里会有一股不知所以然的刺激和兴奋感。

  天气渐渐寒冷,山上的冬笋又将进入采收季,一个周末的下午,爸爸和天福叔叔到山下去办事,临走前交待妈妈和文忠大哥先整理笋寮,以便可以处理收成后的冬笋。

  文忠大哥自从小学毕业后,因对读书没兴趣,而且山上人家对学历也并不在意,所以文忠大哥就留在家帮忙,经过一个夏天的磨炼,他长得几乎和爸爸一样强壮,身高也接近一米七十多了。

  我把家里的杂事整理完后,顺着山路前往笋寮,想帮忙他们,山上的笋寮是收成后山产堆放及处理用的中继站,因为我们家承种的范围很大,所以在多处较平坦的山间都有用竹子盖的笋寮。

  当我走到这次要收成的笋寮时,却见煮笋用的大锅正在烧着热水,我刚想出声寻叫时,却看见文忠大哥站在附近休息及堆放山产用的小屋外,眼睛就着竹柱缝隙往屋内看,我觉的有些好奇,于是,悄悄地绕过他,也到另一边的小屋外往内一看,原来妈妈正在屋里洗澡呢!

  妈妈虽然生过三个孩子了,可是修长健壮的身材是那幺迷人,两颗丰硕的乳房,挺耸着如竹笋般的饱满,一点也没有下垂的现象;美丽的胴体在透过竹柱隙缝的阳光照射中若隐若现,漂亮坚挺的乳房,微微隆起的小腹,展现着成熟妇女的肉体,小腹下是一丛乌黑发亮的黑森林!

  「难怪家中的男人们会那幺的着迷!」我心里正想着,这时小屋外的文忠大哥开门走进屋里了,他三两下的迅速脱下身上的衣物,走到妈妈的身边。

  「妈妈,我也要你帮我洗澡!」文忠大哥像一头狼狗般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文忠,你都已经是大人了,还要妈妈帮忙洗澡?」妈妈未注意到大哥的神情,轻轻地笑着说,并顺手拿起葫芦做成的水瓢,从木桶中掏满水往大哥浇着,一手拿了几颗皂果由大哥肩上往下搓着。

  忽然,妈妈低叫了一声,她手中的水瓢也掉到地上,原来大哥已转身走到妈妈背后,将妈妈紧紧抱住,他的双手在妈妈两边丰满的大乳房上握着、搓揉着,他的腰下顶在妈妈的屁股上用力扭动着。

  「妈妈,我……我要……」文忠大哥声音嘶哑的发出急促的喘息声。

  「文忠!你干什幺?快放手!我是你妈妈啊!」

  妈妈被大哥的举动弄得惊慌失措而无力地挣扎着,文忠大哥却更粗暴地将妈妈拖到墙角的床边,将妈妈推倒在床上,他健硕的身体便压在她坚挺的乳房上,屁股也往妈妈的大腿间挤……

  「妈妈,爸爸不在,伯父和叔叔可以干你,文忠也要干你……」

  大哥一面说着,一手抓着妈妈的大乳房搓揉着,一手伸到妈妈的阴部胡乱的摸着、挖着,他的嘴含住妈妈的另一边乳房用力吸着,他那像大人般粗大的大肉棒,在妈妈的小腹上乱插乱撞……

  妈妈被大哥弄得整个人慢慢失去抵抗力,渐渐地妈妈的身体开始不安的扭动着,嘴里也开始发出叫春般的呻吟声,她的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到大哥的胯下……

  「哎哟,死文忠,你什幺时候变得这幺粗,比你爸爸的大多了,好孩子,你逗得妈妈都发骚了,乖,听妈妈的话,先不要乱撞,让妈妈好好的调教你!」妈妈淫荡的说着,然后用手轻轻地握着大哥的大肉棒塞进她的肉穴里……

  「喔……好儿子……哼……嗯……你的大鸡巴好粗……哼……塞得妈妈的小穴……好充实……唔……哼……小穴被干得……发浪了……妈妈心爱的……大鸡巴儿子……妈妈你要干死……浪妈妈的小穴……哼……嗯……喔……喔……」妈妈摆动着头,开始胡天乱地的呻吟着。

  「浪妈妈……你的小穴……好温暖……夹得大鸡巴……好舒服啊……喔……喔……爱挨插的……浪妈……骚货妈妈……大鸡巴儿子……要干死你……要天天……唔……干你……干死你……」大哥像头野兽,用力地插、再插,愈插愈快、愈快……

  「哦……哦……哦……大……鸡巴……文忠……肏死……妈妈……了……你快把妈……干死了……啊……啊……妈妈要丢了……丢了……我要死……死了……妈妈被大鸡巴儿子……干死……了……」妈妈被插得粉颊绯红,浪叫声连连,口中大气直喘,全身开始不断的颤抖着,人像虚脱般的瘫痪在床上!

  我在屋外看着屋内大哥和妈妈的乱伦活春宫,兴奋得淫水直流,不知不觉的我的手也伸进裙内,用力的挖着……

  这时,忽然有人走进小屋里,我仔细一看,原来是玉露伯母,她一进屋里就迅速的将身上的的衣物脱下,走到床边,嘻嘻淫笑地说着:「哎哟,惠媚妹子,亲儿子的童子鸡可好吃?我说文忠呀,你妈妈被你喂饱了,玉露伯母的大浪穴看得正发痒呢?」说完,她也往床上躺着,伸出手往大哥的两腿间摸着……

  大哥这时已干得正兴起,于是一翻身,又压在玉露伯母身上,提起大肉棒,插进玉露伯母张开的两腿中,大力的猛干了……

  我看得全身无力,双脚发软,突然背后伸出一只手掩住我的嘴,一只手抱住我的腰,把我拖到旁边竹林里的草堆上。

  我被推倒在草堆中,一只手紧紧地掩住我的嘴,一只手伸进我早已淫水泛滥的阴户上乱摸,我在惊慌中一看,原来是天发伯父,他淫笑着说:「小浪货,你大哥正在插天发伯母的老骚穴,现在天发伯父也要插你的小浪穴,让你好好的尝尝大肉棒的美味!……」

  伯父一手按着我的头,用嘴盖住我的嘴,将我的舌头吸到他的口中,他一手撕开我的内裤,然后用两腿撑开我早已发软的腿,掏出他坚硬的大肉棒,用力塞进我那淫水泛滥的小穴里……

  虽然我已常自手淫,但小穴第一次被男人坚硬的大肉棒插入,就好像被刀子插进般,痛得泪水直流,可是因为头被伯父的手按住,舌头又被吸到他的口中,所以叫不出来,只能「咿咿唔唔」无力的挣扎着……

  伯父将他坚硬粗的大肉棒尽根插入我的小穴后,他的手便掀开我的上衣伸到我的胸脯上,握着我的乳房,用手指捏着我的乳尖,轻轻的捻着,渐渐地,我的小穴中像爬进千万只蚂蚁般的发痒,我的乳尖一阵阵发麻般快感传遍全身,我全身不知不觉的开始扭动着。

  伯父看到我的神情,知道我已经渐渐发浪了,他弓起上身,双手握着我两个乳房,更恣意的把玩着,他慢慢地将大肉棒退到阴道口,又用力的顶进,一次次的尽根插入,插得我又痛又麻,一种从未有过的美妙滋味遍布全身,我开始呻吟了:

  「哎唷……真美……真舒服……亲伯父……唔……阿华……美死了……怪不得妈妈……天天要……男人插……啊……啊……好舒服啊!……再插深一点!……鸡巴顶得好深……嗯……嗯……好硬的大鸡巴伯父……你顶得……好深……插到底了……不行了……小浪穴……要……丢了……不行了……大鸡巴伯父……浪穴……又要丢了……」

  我娇喘吁吁的发浪,全身剧烈的颤抖着,屄里黏膜痉挛着,一股处女的阴精不断地喷出。

  「小浪货,伯父的大鸡巴……好吗?你这个小浪穴……夹得伯父……好舒服啊,伯父……今天要……肏死你的……小骚屄……哼……嗯……伯父……也要射给小骚屄……了……」伯父又是一阵快速的尽根抽插,最后一阵颤抖,滚烫的精液就射进了我的子宫内,烫得我的子宫壁一阵酥麻,令我不禁又是一阵颤抖……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觉得身上没有了压力,睁眼一看,原来伯父他已起身穿好衣服,他对着我发出满足后的淫笑,转身就离开了。

  一阵阵泄身后之疲累感渐渐袭来,我躺在草堆中闭上双眼。突然又有人压住我,我惊吓的睁开眼睛,我看到文雄二哥已脱下裤子,双手按在我的双乳上,他硬梆梆的肉棒又插入充满淫水和伯父精液的小穴中。

  「阿华妹,大哥在干妈妈的……大骚屄……我也要干你的……小浪穴……」文雄二哥一上来就猴急的快速抽插,我感觉他长长的肉棒次次尽根的插入我的子宫颈内,每次的抽拉又撞着我穴口上的敏感点,刚刚泄身后的阴道黏膜,不禁又剧烈地痉挛着……

  「啊……啊……好舒服……亲哥哥,再插深一点……鸡巴顶得好……嗯……嗯……好硬……大鸡巴亲哥……你顶得……好深……插到底了……不行了……浪穴……又要丢了……不要了……妹妹又丢了……浪妹今天……今天要泄……泄死了……啊……啊……」

  二哥听到我的叫春声,不由得更加快速地撞击着。几十下后,一股股处男的阳精,热呼呼的射进我的花心深处,烫得我又全身痉挛着,人也虚脱般的直喘大气。

  第一次射精后的二哥,他的肉棒并未萎缩,反而更怒气昂然,看我虚脱无力的样子,干得正兴奋的他,拔出他的肉棒,人也坐我的胸前,将他长长的肉棒放在我两乳之间,他用手压住我的双乳夹着自己的大肉棒,又像插穴般用力快速的抽插起来,最后,他发出如痛苦般的叫声,再次将他浓稠带点腥咸的精液,射在我的脸上和胸部。

  事后,二哥扶着我沿着山路回家,临走前,我们回头望着笋寮,我们知道妈妈、大哥和玉露伯母似乎仍在玩着一男插二女的乱伦淫戏。

  回到家后,我用热水把自己泡在大木桶里,直到妈妈她们回来。

  晚饭时,我随意扒了几口饭后,因身体太累,就匆匆地走到妈妈房间,一躺到床上就睡着了。

  经过一阵安稳的酣睡后,到半夜我又被身边妈妈的淫叫声吵醒,睁开双眼,我看到大哥替代爸爸的位置,妈妈像骑马似的蹲坐在他身上,大哥的大肉棒全被她的小穴给吞了进去,妈妈一上一下的吞套着大肉棒,春意荡漾,淫态毕呈的叫着:

  「啊……啊……妈浪穴生出来的……大鸡巴亲儿……啊……肏死妈妈的……浪穴了……哼……啊……亲儿子……肏得妈妈……真舒服……哎哟……呀……真美……喔……爽死了……用力肏死妈吧……喔……喔……妈要浪给……大鸡巴亲儿了……哎哟……啊……」

  妈妈扭着屁股,大力的套弄着,胸前两颗硕大的乳房也跟着一上一下摇摆。一会儿,人就趴在大哥身上,妈妈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只看得我全身发热,不由自主的我用手解开自己的衣服,左手抓着发硬的乳房,用力的压揉着,右手伸到小穴里挖弄着。

  这时,文忠大哥看到我发浪的样子,他将妈妈推到旁边,一转身的扑到我的身上拨开我的手,提起大肉棒就插入我已流满淫水的小穴里。

  「小浪妹,你也发姣了,让大哥的大鸡巴把你插个爽快吧……」大哥用力的抽插着。这时,文雄二哥也跑进房里,他两眼发红,呼吸急促的脱掉衣服,爬上床往妈妈身上一扑,拿着他长长的肉棒,塞进妈妈流满淫精的骚屄里。

  「妈妈,我也要,文忠哥干妈我就忍不住了,我也要干妈妈……」他一下比一下重击,一回比一回深入,用力的肏着。

  「喔……亲儿子……你也是……妈浪穴……生出来的……大鸡巴亲儿……哼……舒服死了……你弄死妈吧……受不了……啊……妈又要浪给……亲儿了……哎……呀……」妈被二哥肏得人像虚脱般的,发出低低的呻吟声,二哥也「呵、呵」的哼了几声,身体加快的抽插了几下,他也趴在妈妈身上了。

  大哥插着我,听到妈妈的淫叫声,于是更拚命地抽插着,肏得我也不禁的浪叫起来:「哎……哎……亲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鸡巴好粗……唔……小穴被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哼……唔……用力顶……哎……我的亲哥哥……唔……你干死我吧……啊……太美了唷……啊……又顶入花心来啦……啊……啊……」

  大哥的硬东西在我的阴户内暴涨开来,他狠狠地前后冲刺了十几下后,终于泄精了,射得我的花心一阵阵酥麻的快感,我的全身骨头像要松散了一般,而大哥也舒服的抱着我睡着了。

  我也感觉到有点累了,于是闭着双眼休息。不知多久,我觉得有些口渴,我睁开眼睛,慢慢将大哥推到身旁,我轻轻地爬下床,想去找水喝,忽然一个身影扑向我,我还来不及惊呼时,一只大手已掩住了我的嘴,另一只手抱住我的腰,将我抱到哥哥的房间,一把将我推倒在床上。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天福叔,我刚要出声,他已快速的脱掉他的内裤,将我压住,他用膝盖撑开我的双腿,大手又掩住我的嘴,另一只手则握着他的大肉棒,用力的塞进我那微湿的小穴里。

  「阿华,刚才你们一家母子四口和乐融融,淫声四起,天福叔在房间外看得都快发疯了,好不容易碰到你起来,今晚你就做天福叔的小新娘吧,让天福叔好好的插遍你这个小荡妇的……」

  天福叔一边说着,他那粗大雄壮的肉棒,也一边在我的肉洞里上上下下,拼命地抽插着,他的臀部也随着抽插的动作而一上一下地挺动,大手紧紧罩住我的乳房,他的两片嘴唇沿着我的脸庞一路吻了下来,慢慢地移动着;吻到我那雪白光滑的胸脯,他吐出了舌头,细细地舔着我一边的乳头,手指也在我的乳头上揉捏不已。

  由于两边的乳头皆受到敏感地爱抚,我兴奋到了极点,不断地发出了哼哼唉唉的浪叫声,天福叔看到我的情形,放开他掩住我嘴上的手,立即加快了他抽抽插插的动作,直插得我又酥又痒,快感层出不穷,我娇喘吁吁的说:

  「哎呀!美……美死我了……亲叔……怪不得母亲天天要……要你们插……要偷汉子……啊……再插深一点……鸡巴顶得好……嗯……真美……真舒服……嗯……大鸡巴亲叔……小穴被干得……爽死了……我以后天天也要……要你们插……哎……呀……大鸡巴亲叔……干死我吧……啊……插得好深啊……唷……爽死小浪穴了……啊……」

  「阿华,你这个小淫娃,小小年纪,没想到你的乳房都快比你妈妈大了,天福叔今晚要让你这个小浪货爽死……」

  天福叔一次比一次用力加快他抽插的动作,我发出娇嗲的呻吟声,难过的扭着娇躯,他的阴茎更加膨胀起来,每当腰干挺进,我的身躯就颤抖地往后弓,膨胀的阴蒂被粗大的龟头撞上,就抽搐的前后颤抖着。

  天福叔越动越快,越动越卖力,突然,全身一阵颤抖,他低吼了一声,粗大的龟头终于一而再、再而三地喷出了大量的热流,烫得我也不禁全身哆嗦着,舒畅地穴心中甘泉不断喷出,口中断断续续的喘着气。

  射精后的天福叔像是淫兴未尽,他坐在我的胸上,屁股压着我的乳房,把沾满淫液的肉棒塞入我的口中,并且也前前后后规律地抽送着。

  「小浪货,让你的小嘴也尝尝天福叔的大鸡巴吧……」天福叔抓住我的头,配合自己的动作,前后不停摇晃着;不多时,天福叔的大鸡巴的肉棒又开始膨涨着,粗红湿润的龟头,在我的嘴里一前一后,规律地抽送着。

  天福叔温热呈赤黑色的大肉棒,浮跳着蚯蚓般的青筋,把我的嘴巴完全塞得满满的,随着天福叔一前一后的抽送动作中,粗大的龟头有时深深地进出在我的喉咙,我连忙用手握住他的大肉棒,伸出舌头沿着龟头前端凹陷的肉沟舔吸,天福叔忍不住地发出呻吟声:「阿华,你真是天生的小浪货,天福叔今晚就让你好好的玩一玩吧!」

  这时,天福叔站起来将我翻过身来,双手抱着我的腰,叫我趴跪在床上,他跪在我的背后,一手从我的前方绕过去,伸入我的阴道口,手指沿着裂缝,一根一根的没入我的的小穴里,轻轻的向内抠,空闲的另一手在我的乳房上抓捏着,他的大肉棒顶在我阴户和屁眼间磨擦着。

  由于刚才我的快感还没完全消退,充血的秘肌使得阴穴显得较紧;我的情欲再度激昂起来……

  「啊……喔……亲叔……人家的小穴……痒……嗯……人家要亲叔……的大鸡巴……放进浪穴里……」

  天福叔见我淫浪的样子,他的大肉棒却直接对准我的屁眼猛力一插,「哇!啊……痛……死人……我……不……不……要……要……玩了……啊……」我痛得眼泪直流,四肢轻微颤抖着,我想我的屁眼恐怕已经裂开了。

  可是,当天福叔插了几下之后,我慢慢觉得不再疼痛,反倒酥麻起来;觉得鸡巴塞得我的屁眼满满的,灼热的阴茎烫得肛门里怪舒服的。

  天福叔的大肉棒不停地插我的屁眼,另外用两只手指头插着我的小穴,于是我下体的两个洞都被他尽情的玩弄着。

  「啊……哇……舒……服……死……了啦……快……快别……别……停……亲叔……干死我吧……啊……啊……啊……」

  天福叔使劲的抽送着,他想动得更急,可是已经达到极限。最后,挣扎了几下,一股热烫的精液,由龟头急射而出,直射在我的直肠里,人也全身软绵绵的趴在我的后背上;一阵激荡过后,两人皆已经疲倦不堪,天福叔就这样插着我的屁眼一起进入梦乡……

  我再次醒来时,窗外已经微露着晨光了,看着仰睡在身边的天福叔小腹下,昨晚雄纠纠的大肉棒,现在却垂头丧气、软绵绵的像条肉虫,我想着从昨天到现在的遭遇,家中男人们这个奇妙的东西使我从少女变成妇人,而在这个过程中,又是那幺令人舒畅。

  我一边想着,我的手不知不觉的在我小穴内轻轻的扣着,顿时我全身又麻又痒的;难以自制的我趴到天福叔的小腹下,握住他的小鸡鸡,将它含在嘴里,我的头不断的上下移动,舌尖也不停的在它的头部温柔的绕舔,小鸡鸡在我的嘴里似乎更加的粗大……

  「小浪货!一大早就这幺浪了!」被我弄醒的天福叔拖着我的腿,将我的小穴拉到他的嘴边,当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时,他的舌尖已开始在我的阴唇外围游走起来了。

  「啊……亲叔……舔的……小穴美死了……」除了阴唇内外,灵活的舌头也不放过我的阴核,舌头每接触到阴核一下,我全身就不由自主的颤抖,我感到体内有如千万只蚂蚁在啃食,我忍不住了,我的手不断地上下套弄着天福叔的大肉棒,嘴里不断的呻吟着。

  天福叔似乎也受不了,他爬起来又将我压住,他的大肉棒又尽根的肏进我淫水泛滥的小穴里,粗大的肉棒被我紧紧的包住,我感到我的体内已完全没有了空隙,那种充实的感觉真让我快活的几乎要发疯。

  「啊……亲叔……快点……用力……重一点……喔……亲丈夫……你……插……插吧……用狠力一点……啊……啊……亲汉子……好大鸡巴……我……快活死了……再用力顶……要丢了……啊……丢啦……花心顶死了……哦……喔……爽死我了……」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快感不断的加强,我知道,我快要达到人生最快乐的境界了,我紧紧的抱住天福叔,他也毫不懈怠地加速了冲刺,我拼命的伸直了双腿,我感到全身的血液似乎都集中在阴道中,我夹紧了大肉棒,子宫不断的收缩,终于达到了高潮……

  此时,天福叔也忍不住了,他的阳具一阵阵发涨,一股热烫的精液,由龟头急射而出,我被热滚滚的精液,喷的猛地感到阵阵快感袭上身来,阴道里连续阵阵的颤抖,淫液不断的喷流着!

  自从我和家中的男人们发生了亲蜜关系后,大家几乎把我当成一个真正山里的女人了,由于山里的学校管理比较松懈,所以有时学生没有去学校,师长们也不在意。

  因此,有时我和文雄二哥会偷偷的跑到空闲的笋寮里玩个过瘾,有时文忠大哥或天发伯父、天福叔叔也会在上、下学途中约我去玩大人们快乐的游戏。

  当然晚上睡觉时,只要是睡在哥哥们的房里,那晚一定是让我整晚浪得几乎是淫水流不停,尤其是两个哥哥正值青春发育时期,稍为一碰到,两支大肉棒就怒气昂然的,非插个痛快不能罢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