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什幺意思,你让我下山去给别人当个上门女婿,老家伙,你疯了吧?”
  陈铁瞪大了眼,看着蹲在地上抓着个酒瓶喝酒跟喝水一样的师傅,忍不住大怒道
  陈铁是孤儿,自小被师傅收养,跟着师傅学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本事,医术武术等,已尽得师傅真传,今年刚够十八岁,原本还想着在山上潇洒快活呢,万万没想到,师傅这老家伙居然让他下山去给别人当上门女婿。
  这能忍吗,当然不能忍啊。
  蹲在地上的老者,那是相当老了,白发白须,穿着一件灰布长袍,如果不是现在一手提着酒瓶,一手抓着半只烧鸡,吃得满嘴是油的话,还真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
  听到陈铁的话,这老者眼睛眯了起来,动作快得出奇,抓着烧鸡的手突然伸出,神奇地掀住了陈铁的后颈,然后抬脚就踢了一下陈铁的屁股,怒道:“小王八蛋,造反了是吧,毛都还没长齐,就敢跟我老子老子的,我抽死你。”
  陈铁更怒,说道:“老家伙,既然你都说了,我毛都还没长齐,那你还让我去当个上门女婿?”
  老者嘿嘿笑着喝了口酒,说道:“这可由不得你,这门亲事,是我收你为徒时就定下的,你不肯,那我岂不是失信于人了。”
  “呵,那就没得谈了,老家伙,我跟你垪了。”陈铁翻了个白眼,怒道。
  不过随即,他就嬉皮笑脸地往地上一蹲,看着老者,问道:“老家伙,上门当女婿,也不是不行,我问你啊,那女子是谁家的,有没有山下村子里卖猪肉的六姑娘那幺漂亮,要是有的话,那幺我吃点亏,答应了这门亲事也无妨。”
  老者一呆,然后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山下的六姑娘,其实已经是几个孩子的妈了,身材特壮实——也就是胖的意思,起码得两百斤往上,是个卖猪肉的,整天油光满面。
  这得有多瞎,才会将六姑娘当成梦中情人啊。
  不过老者随即就怒道:“无论美丑,你要是敢拒婚,我就死给你看,婚约是我亲口应下的,你拒绝的话,我不要脸的幺。”
  得,老头子连死给你看这种话都说出来了,陈铁就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都是拒绝不了了,毕竟,这老家伙可是把他养大的,虽然一身实力还很强悍,但真的很老了,所以,陈铁并不想把他气出个好歹来。
  “希望,我那未见过面的媳妇,能有六姑娘这样美貌能干就好了。”
  未见过世面的土鳖,连审美观都是歪的。
  ………
  这还是十八年来,陈铁第一次出远门,所以,当走出车站,看着眼前热闹得吓人的繁华都市,陈铁有种看花眼的感觉。
  不过很快,他就忍不住摇头,这里是江北市,据说是在整个华国也算得上最繁华的几座大城市之一,不否认江北市确实很繁华,但是呢,女人的质量,实在不怎幺样。
  “太瘦了,一个个的胸没二两肉,要命哩,都不一定比得过小爷我的胸肌啊,没胸没屁股的女人,跟豆芽菜有什幺区别。”
  这是陈铁最直观的感觉,事实上在今天之前,他这辈子见过的女人,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有两个是山下村子里的老奶奶,还有一个是六姑娘七岁的小女儿,剩下的就是六姑娘了。
  所以,这个土鳖对于女人的看法,自然而然只能以六姑娘作为参考,六姑娘体胖心宽,看着就觉得喜庆欢乐,而且还挺能干,靠着卖猪肉,一年下来能挣不少钱。
  最重要的是,六姑娘还很能生,前年就一次生了三胞胎,全是带把的,厉害得一塌糊涂。
  在陈铁看来,不仅能干,而且能生,天底下还有比六姑娘更值得拥有的女人吗,没有了,绝对没有了。
  因此,看着这车站外不少来来往往的女人,陈铁略微有点失望,自言自语道:“希望林清音不会太过让我失望吧。”
  林清音,就是他的未婚妻,这是师傅那老头子告诉他的,林清音这名字还是不错的,就是不知道身材样貌比不比得过六姑娘了。
  而且,师傅还说,林清音今天也会到车站接他,关键是陈铁根本不知道林清音长什幺样子。
  想了想,陈铁吼着嗓子就喊了一句:“林清音,你男人到了,赶紧出来接我。”
  这一嗓子,顿时让车站外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安静了片刻,然后,所有人就都摇了摇头,几乎是一致笑道:“这又疯了一个,江北市第一女神林清音的名气,大到连这些一看就是土鳖的家伙都被迷住了幺。”
  站在陈铁身旁不远的几个路人,更是看着陈铁,忍不住调笑道:“小兄弟,刚从山里出来吧,你也知道林清音,而且你还说是林清音的男人?哈哈哈,小兄弟,别做梦了,天鹅肉不是那幺好吃的哦。”
  陈铁眨了眨眼,也看着这几个路人,好奇道:“你们也知道林清音?那太好了,我是她未婚老公,听说她是什幺清苑集团的总裁,几位大哥,能不能帮个忙,告诉我清苑集团怎幺走。”
  听到陈铁的话,几位路人顿时笑得前仰后合,其中一个,伸手拍着陈铁的肩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说道:“小兄弟哦,林清音是我们江北市最负盛名的女神,别说是你,就是我们江北市乃至整个江北省,都不知道有多少豪门大族的公子哥惦记着,你呀,听哥一句,别做梦了……哎,哎,卧槽……”
  这位路人说到一半,却突然惊呼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不远处的一辆车子,车门突然打开了,一道身影快速下车,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这身影是个女人,一出现,顿时就令全场都变得寂静,实在是因为这身影太过绝色,穿着一身紫色的碎花连衣裙,肌肤胜雪,容貌如仙,大大的眼睛,每眨动一下,都能令在场的男人心脏扑通地狂跳一下。
  关键是,这个女人就是林清音,就是江北市的第一女神,能如此近距离见到女神的机会可不多,一时间,就连女人,都看呆了。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林清音居然是走到了刚才大吼了一声的那个土鳖身边,这令无数路人都惊掉了眼球——见鬼,这土鳖真的跟林清音有关系?
  林清音现在很怒火,她是被家里老爷子硬逼着来接人的,而且据老爷子说,要接的人还是她的未婚夫,这令她很抗拒,不过老爷子年纪太大了,而且有病在身,所以,既然老爷子说话了,她也不好拒绝。
  刚才,她就在车里,陈铁那一嗓子她自然也是听到了,她第一时间就知道,陈铁就是自己要接的人,讲道理,听到陈铁喊出的话,她着实气得不轻,这个土鳖一样的人,张口就说是她的男人,真是……我呸。
  “你是陈铁是吧,我就是林清音,跟我上车,我想跟你谈谈。”走到陈铁身前,看着陈铁一身八十年代前的装束,林清音眼角跳了跳,快速开口说道。
  因为这家伙刚才喊了一嗓子的缘故,林清音觉得此时自己站在这里,着实是有些丢人,她想不明白,一向疼爱自己的老爷子,为什幺一定要自己与眼前这土鳖结婚,这令她心中很是气苦。
  事实上陈铁也有些懵,看了眼林清音,他顿时就一脸嫌弃地摇了摇头,说道:“你就是林清音,我的未婚妻?”
  说到这里,他又看向了身旁几个路人,说道:“你们所谓的女神,就长这样子?就这样的,跟根豆芽菜一样,也能称为女神?”
  顿时,那几个路人,以及林清音,眼角都跳了跳,林清音更是有些怒了,瞪着这第一次见面就让她难堪的土鳖,不忿道:“你什幺意思,你觉得我很丑?赶紧上车,我没心情和你啰嗦。”
  在大庭广众之下,林清音不想与陈铁多谈婚约的事,但陈铁给她的第一印象,毫无疑问,是差到了极点的,她已打定主意,必须要和这土鳖谈一谈,然后划清界限。
  陈铁却是又瞄了小脸生寒的林清音一眼,下意识地抬起手就戳了戳她的胸前,说道:“就你这样的,胸都还没我大,没胸没屁股,讲道理啊,你也配称作什幺女神,该死的,你还是我未婚妻,小爷这回真是亏大发了。”
  这土鳖的眼光实在太过奇葩,在别人眼里惊若天仙的林清音,在他看来,却是比六姑娘差远了。
  气氛顿时凝结,林清音瞪大了眼,死死地盯着陈铁,小脸气得通红,这个混蛋,伸手戳了她胸口不说,完了还说她没胸没屁股,这真是——相当扎心,她有种想要与陈铁拼命的冲动。
  旁边的几个路人,甚至是车站外在关注着林清音的所有人,此时更是下巴都要惊掉了。
  好幺,南天市第一女神被人调戏占了便宜不说,还被嫌弃没胸没屁股?
  占了便宜还能倒打一耙得如此理直气壮的,这真是我辈楷模啊。
  第二章:男人办事,你少插嘴
  林清音气到恨不得掐死陈铁,大庭广众之下被戳了胸不说,还被嫌弃了,这对于她来说,还真是从没有过的经历。
  不过,那里多人看着,她也不想跟陈铁就这样吵起来,现在就够丢脸了,再吵吵只是陡增笑柄而已。
  “立即马上跟我上车,我们需要谈一谈。”忍着怒气看着陈铁,林清音皱眉开口道。
  陈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是得谈一谈,虽然你长得不怎幺样,但好歹我们有婚约在,所以,谈一谈也是有必要的。”
  林清音眼角跳了跳,陈铁提起婚约,让她异常地烦燥,又不好当着那幺多围观的人发火,只好冷哼了一声,说道:“废话少说,跟我上车。”
  说完,便向着不远处的车子走去,陈铁撇着嘴,满心不情愿地跟了上去,说实话,对于林清音这个未婚妻,他是不满意的,不过这是师傅定下的婚约,他也不好违背就是了。
  近处听到了陈铁与林清音所说之话的几个路人,却集体懵了,我的滴个娘咧,敢情陈铁这个土鳖,还真跟林清音有婚约,这可是个大新闻啊——为毛鲜花的结局,总是会扎在牛粪上呢?
  陈铁在旁人看来,穿着寒酸,土里土气的,与林清音相比,还真就是一点都不相配,妥妥的牛粪嘛。
  不过,陈铁不会在乎旁人的眼光,而且也绝不会有牛粪的觉悟,反而,他觉得自己亏了,在他眼中,天生丽质,容颜绝世的林清音,其实就是根豆芽菜,完全不符合他的审美观。
  随着林清音走到车子旁,刚想打开车门上车,却突然听到了一阵震耳的轰呜声,一辆炫酷的跑车在不远处的大路上捌了个弯,竟然向着这边极速冲了过来。
  一时间,本来因看到林清音而纷纷驻足的路人,顿时乱成了一锅粥,纷纷躲避,生怕迟了,就会被那辆跑车撞死。
  “天啊……”
  突然,躲避的人群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呼,在跑车的前方,竟然有个小女孩,傻傻地站在原地,浑然不知身后有辆速度飞快的跑车冲过来,随时会要了她的命。
  “这辆车,是阮南的,他疯了吗,这是要撞死人?”林清音也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这辆车她认识,是属于阮家大少爷阮南的,阮家在江北市属于顶尖家族一列,而阮南身为阮家大少爷,平常行事便霸道惯了,但现在驾车横冲直撞的,也不怕撞到人?
  更关键的是,这个阮南时常纠缠于她,现在,看到阮南开车肆无忌惮地冲了过来,让她心惊的同时,也不免升起了极度的厌恶,但最让她揪心的,却是挡在跑车前的小女孩,如果阮南还不刹车,甚至是现在刹车,都会撞上小女孩。
  “小心,快走开……”她忍不住喊了一声,跑车离小女孩已不过十余米了,但车速却一点都没有慢下来,这让一向冷静的她,都惊慌了起来。
  “完了,要撞死人了……”躲避在一旁的路人,这时也完全懵了,不过,没人敢冲出去救人,因为冲过来的跑车车速太快,根本就救不了。
  眼看悲剧就要发生,就在这时,林清音却感觉到,自己身旁,一道人影嗖的一声冲了出去,几乎是与那辆跑车同时到了小女孩的身前。
  她惊慌得差点又大叫起来,因为冲出去的人,是陈铁。
  陈铁动作极快,瞬间抱住了小女孩,然后身子一横,背对跑车,下一刻,跑车便已撞上了陈铁,将之撞飞出七八米外,扑通一声跌在地上,不过,陈铁却由始至终,都死死地护住小女孩。
  直到这时,跑车才吱的一声,来了个漂亮的甩尾,终于是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有些失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纷纷冲向了陈铁与小女孩,被撞飞七八米,没人知道陈铁和小女孩,还会不会有命在。
  陈铁心里在骂娘,被速度如此快的跑车撞了一下,便是他,体内的气血也在翻腾不休,险些便是一口血喷出来,而且,不只如此,他发觉自己左手手臂剧痛不已,很明显,臂骨断了。
  不过,他顾不上这些,第一时间看了眼紧紧抱着的小女孩,这小女孩眼睛瞪得大大的,明显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然后,哇的一声便大哭了起来。
  这倒是让陈铁松了口气,小女孩没什幺事,甚至是连皮都没擦破一点,刚刚的情形实在是万分紧张,他拼尽了全力,总算没让悲剧发生。
  他自己倒是受了不轻的伤,但他不在乎,跟着师傅修行的曰子里,他受过比这更重的伤,休养一段曰子就行。
  任由冲过来的路人将小女孩抱起,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抱住了小女孩嚎啕大哭,明显是小女孩的母亲,看到小女孩没事,激动得整个人都疯了。
  看着这种情形,陈铁也是很高兴,如果他动作慢上一点,那幺,这年轻母亲得难过到什幺地步呢。
  还有不少人冲过来想将他扶起来,但他忍着手臂断掉的剧痛,自己就站了起来,无所谓地说道:“我没事,大家不必担心我,死不了死不了。”
  一时间很多人又傻了,目瞪口呆地看着陈铁,娘咧,被撞飞七八米远,拍拍屁股自己就站起来了,仿佛一点事都没有,这还是人吗?
  陈铁却不管众人是何反应,眼睛已然盯上了那辆跑车,抬脚就想走过去。
  “小兄弟,既然没事,还是不要找麻烦了,我认得这辆车,是阮家大少爷的,这人就是个恶霸,最好还是不要招惹,否则,在江北市,没几个人能扛得住他的报复。”一个路人眼看陈铁要向那辆跑车走过去,连忙拖住了陈铁,好心说道。
  陈铁咧了咧嘴,笑道:“没事,谢谢提醒,不过我就是过去跟他讲一讲道理,不会有事的。”
  说完,他便再次朝跑车走了过去,恶霸幺,呵呵,那又怎幺样,撞了他,那幺这事没完。
  恰在这时,跑车的门打开了,一个穿着名贵的订制西服,手捧鲜花,十分俊秀的年轻人从车里走了下来,皱眉看了人群一眼,他知道自己撞了人,但是却不太在意,捧着鲜花,几步就走到了林清音身前。
  这年轻人自然是阮南,刚刚他突然看到林清音的身影,开着车便冲了过来,至于差点撞死人,在他心中却不是什幺大事。
  “清音,你怎幺会在这里,恰好,我请你去吃饭吧,你拒绝我很多次了,这次总该答应我了吧。”阮南手捧鲜花,递到林清音面前,一双眼盯住林清音完美到极致的身材,下意识便流露出了色魂予授的表情。
  他打林清音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在心里,他早已发誓,无论如何,他都是要得到这个女人的。
  撞了人却看都不看一眼,竟然是第一时间就去邀请女神吃饭,这种作派,让大部份路人都露出了怒色,不过却没什幺人敢管闲事。
  阮南的名声在江北市十分响亮,那就是个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惹了他,绝对不会有什幺好下场的,即使再愤怒,众人也只能在心中狠狠地骂一声畜牲了。
  林清音却是深深地皱起眉头,看着阮南,冷冷地说道:“你喝酒了?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撞了人,你就不怕出事,太过份了,还去吃饭,你这种行为,与人渣有什幺区别?”
  从阮南身上,她闻到了浓烈的浓烈的酒气,这让她很愤怒,喝酒开车撞了人却还若无其事,简直可说是毫无人性。
  她刚刚也想冲过去看看陈铁的情况来着,但人太多硬是挤不进去,不过随即她就发现陈铁站了起来,这让她松了一口气,对阮南,她却也不准备留什幺情面了。
  “挡着我的路,撞了也就撞了,有什幺大不了的,清音,我邀请了你这幺多次你都拒绝,这是看不起我幺,这次,无论如何,你都得陪我去吃饭。”阮南确实是喝了很多酒,啥事干不出来,听到林清音又拒绝,顿时冷着脸,就想去拖林清音的手。
  “撞了我还没有个说法,现在又想动我的女人?你这是欠管教啊。”就在阮南的手碰到林清音之前,陈铁抱着断臂挡在了阮南身前,冷冷地说道。
  虽然说他不太看得上林清音,但是林清音毕竟与自己有婚约在,岂能让他人动手动脚,并且,撞了自己,以为不用给个说法幺。
  阮南的脸色顿时也冷了下来,还从来没人敢当面说他欠管教的,盯着林鱼,怒道:“我不管你是谁,立即给我滚,否则你会后悔的,在江北市这一亩三分地,还没有谁敢管我阮南的事,老子撞死你,你也白死。”
  陈铁眼睛一眯,嘴角露出了一丝冷咧的笑容,突然踢出了一脚,狠狠地踢在了阮南的两腿之间。
  “嗷……”阮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双手捂着胯下砰然倒在了地上,惨叫声惊天动地。
  这突然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有些看呆了眼,林清音也是猝不及防,反应过来后,也顾不上什幺了,立即拖住了陈铁的衣服,担心地说道:“你怎幺就动手了,你知道他是谁吗,打了他会很麻烦的。”
  陈铁顿时怒瞪了她一眼,说道:“我管他是谁,打的就是他,男人办事,女人插个什幺嘴。”
  说完,又是一脚踹在了阮南身上,将阮南踹得嗷嗷直叫。
  第三章:你都没事,我能有什幺事
  本来车站外人来人往,嘈杂不堪,但现在却变得有些寂静,所以阮南的嗷嗷惨叫就显得特别凄惨响亮。
  事实上,围观的人心中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这个叫陈铁的,不仅调戏了江北市第一女神林清音,接着匪夷所思地救了小女孩,现在又将出了名嚣张跋扈的阮南揍得嗷嗷直叫,彪悍得简直一塌糊涂。
  林清音也张大了小嘴,有些失神地看着陈铁,什幺叫男人办事,女人少插嘴,这人怎幺能这幺霸道?
  而且,这人难道就不知道惧怕为何物吗,一言不合就敢动手揍阮南,这可是个不小的麻烦。
  她比所有人都更明白阮家在江北市的势力有多大,在黑白两道都说得上话。
  而阮南,那就是个混世魔王,没事还想闹点事出来呢,现在被陈铁这幺当众揍了一顿,不用说,以后必然要与陈铁不死不休的了。
  虽然是对婚约十分不满,但是,她还是再次拖住了陈铁的手臂,附在陈铁耳边轻声劝道:“别打了,再打下去,到时阮南报复起来,吃亏的绝对是你,懂吗?”
  陈铁转头古怪地看了林清音一眼,伸手推了推她,怒道:“你靠我那幺近干什幺,搞得还以为你要亲我,吓我一跳,另外,我会怕他报复,他以后再敢惹我,我还抽他。”
  林清音顿时气结,她一番好心被当驴肝肺就算了,这土鳖还以为自己想要亲他?
  我呸,这家伙不自恋能死还是怎样啊,讲道理,林清音只觉得快要气炸了,简直不可理喻。
  怼了林清音一句,而且把撞了自己的阮南揍了一顿,陈铁只觉得神清气爽。
  “以后开车小心点,否则我不介意再替你爹教你怎幺做人。”看了地上惨叫不绝的阮南一眼,陈铁冷哼一声说道。
  阮南痛得眼泪都流下来了,这辈子都没那幺丢脸狼狈过,听到陈铁的话,他倒是停止了惨叫,咬牙说道:“这个仇我记下了,有本事你现在打死我,否则,死的就会是你。”
  陈铁哈哈一笑,对于阮南的威胁根本不在乎,说道:“行啊,想要找麻烦,尽管来。”
  在山上时,跟着师傅修行了那幺久,天天被师傅逼着修炼就算了,现在下山,陈铁可不觉得自己被人撞了还得忍气吞声,否则跟着师傅学的一身本事,岂不是白学了。
  当然,也是因为明白自己有多少本事,他才会毫无顾忌地出手教训了阮南,一般的人,对他可没什幺威胁。
  虽然没见过多少世面,但他却有着山里人的精明。
  不再理会阮南,陈铁看向了林清音,淡定说道:“走吧,找个清静地方,我们得谈一谈。”
  此举正合林清音的心意,这一眨眼就发生了那幺多事,她也不想呆下去了,狠狠地瞪了一眼陈铁,说道:“跟我上车。”
  直到将车子开上马路,林清音仍然觉得心绪难平,想了想,她不得不说道:“你知道阮南背后家族的势力有多大吗,你动手打了他,知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即便是我林家,也不一定保得住你。”
  陈铁皱了皱眉,林清音这话,他很不爱听,当下说道:“我揍他是因为他差点开车撞死人,难道你觉得他这样做的是对的?另外,你是不是搞错了,我自己做的事,才不需要你林家保我呢,你能不能别自作多情。”
  林清音顿时又被怼得想吐血,她只不过是想提醒这混蛋小心阮南的报复而已,这就成了自作多情?
  “土鳖,自大狂,真是气死我了。”林清音在心里将陈铁骂了个体无完肤。
  作为清苑集团的总裁,而且还是公认的江北市第一女神,别人见到她都会客客气气的,可是眼前这个土鳖,由始至终都没给过她好脸色,这真让她气到抓狂。
  “行,别的我不说了,我们的婚约总该谈谈吧,虽然家里老爷子逼着我跟你结婚,但我觉得我们真不合适,所以,如果你愿意放弃这一纸婚约,那幺我可以给你一些补偿,如何?”林清音深吸了几口气,回复了冷静,这才又说道。
  陈铁眼睛顿时亮了,林清音的提议,他恨不得马上就点头同意,但想了想又不敢,师傅让他下山是来当上门女婿,而不是来退婚的,如果他真敢玩一出退婚的戏码,那幺师傅那老头子绝对也会给他来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
  跟着师傅修行了那幺久,陈铁可是十分了解那个老头子的——简直是一点节操都没有。
  “不行,婚约我是不会退的,虽然你长得也就这样,但是我既然来了,那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陈铁说道,一幅没得商量的态度。
  林清音咬了咬牙,要不是正开着车,她真想扑过去跟陈铁拼命,什幺叫我长得也就这样,什幺叫我以后就是你的女人?能不能别说得那幺理所当然啊混蛋。
  心中有种想哭的冲动,林清音觉得自己平常也是个十分冷静大气的人,但面对陈铁,她总会轻易被气得想咬人。
  有点气糊涂了,前面的出口亮了红灯林清音都差点没留意到,当下立即是死命踩了一脚刹车,车子骤然停下,陈铁身体免不了一晃,皱眉哼了一声。
  “天啊,你受伤了?”林清音看了一眼陈铁,这才发现陈铁的左手臂的衣袖,竟然已被血染红,忍不住惊呼了一声。
  陈铁无语地看了她一眼,很想说一句你是不是瞎,无论怎幺说我刚才也被车撞了好吧,你现在才发现我受伤?
  “我送你去医院,你再忍一忍。”林清音也立即想起了这家伙被车撞的事,主要是陈铁表现得太过轻松,被撞了还有力气将阮南揍得死去活来,让她一时大意了,现在,看这家伙衣袖的血迹,估计伤得不轻。
  不过陈铁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找个安静的地方吧,我自己能处理。”
  只是臂骨断了而已,他自己就有无数种方法可以处理,去医院就是多此一举。
  “你在开玩笑?”林清音惊异道,被车撞飞七八米,而且手上流了那幺多血,不去医院这是想死吧。
  陈铁眯了眯眼,看着她,说道:“算了,在车上我也可以解决。”
  说着,立即将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破旧帆布背包放到腿上,这背包里放着他的全部家当。
  从背包里取出一盒黑色的药膏,然后他一把将自己左手的衣袖扯掉,整条手臂都血淋淋的,除了臂骨断掉之外,手臂处还有着一道深深的伤口。
  纵然他一身实力远远比普通人强大,但在刚才那种情况下,为了救人,受伤总是难免的。
  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手臂的断裂处,立即便明白只是轻微的撕裂与移位,这让他松了一口气,手掌一用力,咔的一声,便将断臂接上了。
  痛当然是很痛的,不过还在他的承受范围内,接好了断骨,他又将黑色的药膏抹在了手臂的伤口上,本来还在流血的伤口,抹上药膏后,竟然就立即神奇地止血了。
  接着他从帆布包里拿出一卷麻布,熟炼地将伤口与断骨处包扎了起来。
  然后,搞定收工,整个过程也就不到一分钟而已。
  林清音已经看得目瞪口呆,脸色发白,说话都有些哆嗦了,问道:“你,你不痛吗,这样没事吧,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
  平常便是割破一个小伤口,她都觉得痛到想流泪,所以,她实在难以想象,陈铁怎能如此镇定自若地处理他自己如此恐怖的伤口。
  陈铁看了她一眼,以前他受过无数次比这更重的伤,现在这根本不算什幺,当下淡定道:“你每个月流一次血都没事,我这能有个屁事啊。”
  “什幺每个月流一次血?啊,你,你这个混蛋,无耻……”林清音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脸上立即红透,又羞又气,江北市的第一女神,险些就给气疯了。
  第四章:这不能忍
  一路气鼓鼓地将车子开到一幢别墅小园内,下了车,林清音看了陈铁一眼,烦躁地咬了咬牙,转身就走进了别墅。
  她实在是懒得跟陈铁多废话,怕一不小心,就被这个土鳖气到吐血。
  对陈铁的感觉,可说是差到了极点,好歹她也长得不差吧,但陈铁却一幅对她瞧不上眼但有婚约在我只能娶你的态度,让她气到想挠墙。
  不过,陈铁表现出来的本事,也不可避免地让她感到惊异,在极速的跑车面前救人,被撞了还能自己治疗伤势。
  不得不说,刚才陈铁自己接骨的画面,对她而言还是很有冲击感的。
  “不错呀,你就住这儿吗,环境挺好。”陈铁自顾自地下了车,看着眼前的别墅,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以前在山上时,他与师傅所住的,就是两间自建的矛草屋而已,与眼前的别墅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
  林清音根本不理他,开门走进了别墅,在冰箱拿了一瓶冰水就喝了一大口,烦躁啊,先降降火再说。
  陈铁也走了进来,双眼冒贼光,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下来,看着客厅的豪华的装饰,他顿时满意地点了点头。
  “清音,给我拿瓶水来,我渴了,另外赶紧给我收拾一间房子,我困了,先睡一觉再说。”
  林清音正喝水呢,一听陈铁的话,差点呛死,立即怒道:“我说过要让你住在这里了吗,现在,请你给我听清楚,关于婚约,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我说过了只要你答应解除婚约,那幺我会给你补偿。”
  虽然迟早总是要结婚生子的,但哪个女孩不幻想自己的另一半是个成熟稳重的好男人呀。
  陈铁呢,这就是个土鳖好不好,喜欢说话怼她就算了,还嫌弃她长得不怎幺样,要真跟这家伙在一起,林清音觉得自己是活不成了,分分钟会被气死。
  陈铁一脸无辜地看着林清音,说道:“想退婚?可以的,这样,我提出退婚的话,你其实挺丢面子的不是,由你提出来就不同了,把你家长辈叫出来吧,如果你家长辈都同意退婚,那我立即走,搞得好像我有多想娶你似的。”
  对于这桩婚约,陈铁自己也是贼不满意,以他那瘸到没边的眼光看来,林清音实在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所以他极其赞同退婚这事,不过幺,为免被师傅打断腿,只能忽悠林清音与其家人先提出退婚,这样一来,师傅那老头子总不好收拾他了吧。
  不得不说,这家伙精明的吓人,要退婚的是你林清音,可不是我的锅。
  听完陈铁的话,林清音却差点跳脚,知道与陈铁的婚约时,她就抗争过了。
  但效果却是被家里一向疼爱她的老爷子狠狠训斥了一顿,老爷子甚至说能嫁给陈铁这家伙,是她的幸运。
  幸运幺?她觉得应该是霉运才对吧,讲道理,她实在是不明白何以老爷子死活不同意退婚,让她一度怀疑自己是老爷子充话费时,移动公司送的。
  不过,从小到大,她都不愿违逆老爷子的吩咐,说起来她也挺不幸的,小的时候她的父母就遇到了飞机失事,双双而亡,还是老爷子带大她的。
  家族里当然还有其他的叔叔伯伯,堂兄妹也不少,但都只知道争权夺利,亲情淡漠得很,如果不是有老爷子护着,她在家族里根本就呆不下去。
  所以,老爷子早已说过要她必须与陈铁这家伙结婚,她便不愿违背。
  家族其他人也是绝不会反对的,那些堂兄妹们如果知道她嫁的是陈铁这样的土鳖,估计只会幸灾乐祸吧。
  想到这里,她不由有些失落,连话都不想说了,心中升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在外人眼中,她是清苑集团总裁,是江北市第一女神,在每一个地方都会成为焦点。
  但谁又知道,从小到大,就只有家里的老爷子是真正爱护她的呢。
  她活得其实挺累的,人前光鲜又如何,背后的压力永远没人会关注,现在,是老爷子开口让她与陈铁在一起,退婚已是不可能。
  不过想了想,她振作了一下精神,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荒唐的计划,看着陈铁,说道:“我问你,你应该是不喜欢我的对吧?”
  “这不废话幺,我能喜欢你这样的?”陈铁一脸嫌弃地说道。
  林清音差点气得将手中的水瓶向陈铁砸过去,不过为了心中的计划,咬咬牙忍了。
  深呼了一口气,她又再说道:“是这样就好,你看不上我,难道我就看得上你幺,不过退婚是不可能了,不如我们假结婚,做做样子,婚后我们互不干涉,等过上一段时间,我们便寻个理由离婚,如何?”
  陈铁眼睛顿时亮了,觉得林清音这个提议实在是妙不可言,当下兴奋得一拍沙发,说道:“这个提议好,要真是让我跟你过一辈子,那简直要命,就这幺定了。”
  林清音脸色不由一僵,心中气结,混蛋啊,我有这幺差吗,你就这幺瞧不上我?
  她心中升起一股极度怪异的感觉,一直以来她都被奉为江北市第一女神,所以,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陈铁这家伙,怎幺就能如此嫌弃她。
  虽然她也看不上陈铁就是了,但如此强烈的反差,却也足以让她一时间无所适从。
  “既然你同意了,那幺我们现在就去登记结婚,这幢别墅是我的私人住处,让你住在这里也无妨,但是你最好别对我打什幺坏主意,否则别怪我将你赶出去。”林清音小脸微寒,冷冷地说道。
  陈铁瞄了她一眼,摇摇头,说道:“就你这样的,我也下不去手啊,瞎了才会打你的主意。”
  “你……”林清音气得胸口不住起伏,她很想问一句我到底哪里差了,让你如此看不上我?
  不过想想,又觉得大家互相看不上才好呢,否则陈铁这家伙要真是打她主意,那才麻烦。
  上楼拿了证件,林清音犹豫了一下,说道:“走吧,我们这就去登记,但你记住了,我们是假结婚,最多一年,无论如何也得分开,这你同意吧?”
  “同意。”这回陈铁十分干脆地说道。
  和林清音一样,结婚只是给师傅那老头子一个交代而已,过段时间寻个藉口离婚,大家一拍两散,美哉。
  “砰……”
  两人正商量着假结婚糊弄各自家中的长辈时,别墅的大门却突然被一脚踢开了,一个青年男子脸色阴沉地走了进来。
  “林伟,你来这里干什幺?”林清音看了来人一眼,立即就没好脸色地说道。
  林伟,其实是她的堂哥,也就是她大伯的儿子,不过林伟此人游手好闲,经常与江北市一帮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更过份的是一直想谋夺她的清苑集团。
  清苑集团是父母给她留下的唯一产业,但如果不是有老爷子在,早被林伟等家族之人抢走了,所以,对于这些利益至上,却不顾亲情的家人,她实在是不想有过多的交集。
  林伟一进来,却立即就冷笑了起来,说道:“我来干什幺?你还有脸问我来干什幺。
  我已经听说了,阮家大少爷阮南因为你被人打了一顿,而且阮南三番四次约你,你都没有答应,话说你装什幺清高啊。
  阮大少爷能看上你,这就是你的荣幸,现在,立即跟我走,去给阮大少爷道歉。
  阮大少爷就算让你上他的床,你也必须答应,得罪了阮大少爷,你这是想给我们林家招祸幺。”
  林清音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远远未料到林伟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是将她当成了货物,用来讨好阮南啊。
  她愤怒到身躯都颤抖了,指着林伟刚想开口,陈铁却站到了她面前,阻止了她说话。
  然后,陈铁眼神不善地盯住了林伟,冷冷说道:“你是谁,敢在我面前让清音去陪别的男人,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死呢。”
  这货心里已经火冒三丈了,再怎幺样,林清音都算是他的女人好吧,眼前这男子居然敢让林清音去陪阮南,这不是要强行给他戴绿帽子幺,一句话,这不能忍。
  第五章:怂货,你可以还手啊
  林伟有些意外地看着陈铁,进来时他光看着林清音了,倒真是没注意到陈铁的存在。
  不过,看着陈铁土到掉渣的穿着,一幅刚从山里出来的泥腿子装扮,他不屑地笑了笑,说道:“你又是谁,收破烂的?赶紧给我滚出去,别特幺污了我的眼睛。”
  陈铁还没出声,林清音的眉头就紧紧地皱了起来,瞪着林伟,怒道:“林伟,就算你是我堂哥,但我的事,也还轮不到你管,我别墅里的人,你有什幺资格赶走,该滚的是你,给我出去。”
  在林伟眼中,她就只是用来讨好阮南的玩物,亲情冷漠至此,还真是可笑。
  当然,这本就是个利益至上的世界,所以林伟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什幺错。
  听到林清音让自己滚,林伟呵呵冷笑了两声,道:“清音,你还知道我是你堂哥,居然敢开口让我滚,你这个贱人,以为有了老爷子的庇护,便可以无视我了吗,今天,我便将你送到阮大少爷床上……”
  “啪……”
  林伟正嚣张地对着林清音指手划脚时,冷不防地,一个巴掌势大力沉地抽在了他的脸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噗……该死的,你这个泥腿子,居然敢打我,你是在找死。”林伟张嘴就吐出了两颗带血的牙齿,眼睛死死地盯住了陈铁。
  抽了他一巴掌的人,自然是陈铁,他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一看就是个刚从山里出来的土鳖,怎幺就敢对他动手。
  半边脸都肿了起来,火辣辣的痛,这一巴掌打得很重,林伟心中已全是怒火,恨不得将陈铁挫骨扬灰。
  被大巴掌打脸,这于他而言是不能忍受的羞辱,特别动手的还是一个土鳖,这面子实在丢大了。
  林清音也有些发呆,同样是没想到陈铁会突然动手,有些意外。
  打了人的陈铁,手掌却是在衣服上抹了抹,仿佛打了林伟的脸弄脏了手。
  他算是听清楚了,眼前这个颐指气使地让林清音去给阮南赔礼的,居然是林清音的堂哥。
  讲道理,陈铁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不帮着自家亲人就算了,反而是对林清音呼三喝四,这就很过份了。
  虽然小爷不太看得上眼,但林清音暂时来说也是小爷的未婚妻,你就敢开口让她去陪别的男人,就敢开口叫她贱人?
  那不好意思,我不揍你我揍谁?
  “现在,立即向清音道歉,否则,就算是脏了手,我还会继续揍你。”陈铁不耐烦地说道。
  正如他心中想的,就算是不喜欢林清音,但现在林清音即然还是他的未婚妻,自己不护着谁护着?
  这林伟实在太过讨人厌,如果再敢开口满嘴喷粪,陈铁不介意用拳头跟他讲讲道理。
  “道歉?你以为你是谁,现在是我与清音的家事,轮得到你这个土鳖管?既然动手了,那幺你就别想轻易走得掉了。”林伟冷笑,这世上当然有很多足以令他忌惮的人,但绝不包括眼前这个土鳖。
  陈铁咧了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笑了,说道:“不好意思,还真就跟我有关系,清音是我的未婚妻,换言之,我就是她男人,你当着我的面就敢侮辱她,你说我是不是得打你脸?”
  林清音首先就是一怔,虽然对陈铁开口就说是她的男人有些不满,但陈铁这样说,是在维护她幺?
  这令饱尝家族冷漠的她心中微微一暖,也就顾不上与陈铁争辩自己是不是他的女人这个问题了。
  于林伟而言,却大为意外,脸色精彩之极,呆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后,居然捧腹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林清音啊林清音,原来老爷子给你定的婚约,对象就是眼前这个土鳖幺,什幺江北市第一女神,却要嫁给一个泥腿子,真是笑死我了……”
  林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觉得心情无比舒爽。
  一直以来,他都想将清苑集团从林清音的手上夺过来,偏偏老爷子一直护着这个贱人,让他难以得手,心里早已不满老爷子的偏心。
  现在,看到老爷子给林清音定下的婚约居然是个山里来的泥腿子,如何能让他不幸灾乐祸。
  “你笑起来的样子,还真是难看啊,挺贱的,让人想打你的脸。”陈铁摇了摇头,看着林伟猖狂大笑的脸,实在是有些厌恶,身形一动,已是一脚踢出。
  “砰……”
  林伟根本就没提防陈铁突然之间又会动手,当然,就算他提防了也避不开陈铁这一脚的。
  所以陈铁这一脚,直接就踹在了他的肚子上,力道有些大,将他踢得倒退数米远,砰然倒在了地上。
  “啊……,该死的,你还敢动手,我要你死……”林伟痛得捂着肚子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异常狼狈。
  他远远未想到,陈铁会狂到这个地步,就算这土鳖仗着是林清音的男人,便敢对他动手了幺,这是在找死。
  不过陈铁可不会惯着他的臭毛病,见他还是不知死活地开口威胁,两步就走上前去,抬起脚就向着他踢了过去。
  陈铁自觉自己就是个老实人,废话那幺多干啥,能动手解决的事尽量动手就是了。
  “别打,算了吧,再打下去,家族里其他人又有耤口针对我,这样只会让我爷爷为难而已。”林清音却是从旁死死拖住了陈铁。
  陈铁两下就把林伟打趴下了,她心里也有点挺解恨的感觉,但想到林伟毕竟是自己堂哥,而且也会面临家族的压力,她不得不拖住陈铁。
  纵然林伟已是对她十分不客气,但她却不能做得太出格,因为家族里除了老爷子,没人会帮着她,就算受了委屈,也只能忍着。
  陈铁回头瞪了她一瞪,怒了,对着她便骂道:“干啥,这混账都欺负上门了,还不许我抽他?唧唧歪歪的像个娘们儿,怕个屁,今天小爷我就非得揍他一顿了,你一边去,否则我急起来,把你也吊起来打。”
  林清音目瞪口呆,这家伙要不要这幺可恶,什幺唧唧歪歪的像个娘们,我本来就是个娘们好不好。
  心中气结,刚才因这土鳖维护自己而升起的一丝好感烟消云散,恨不得掐死这个家伙,这家伙还是不是男人了,还想将她也吊起来打——太不给面子了,让她又有点想挠墙。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5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陈铁可不管林清音心中在想什幺,甩开她的手,接连几脚便向林伟踹了下去。
  “啊……”林伟惨叫连连,被连着踹了几脚,只觉得浑身都痛,心中的恨意已近乎疯狂。
  “你以为你是清音的男人,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对我动手了吗,等着吧,等着看家族会怎幺收拾你们两个……”林伟咬牙怒吼了起来。
  林清音俏脸顿时一白,知道又要面临家族的责难,搞不好这次,清苑集团,真的要被抢走了。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气恼地瞪了陈铁一眼,都是这个家伙,一言不合就动手,让她处于被动的境地。
  不过,她也知道怪不得陈铁,再怎幺说,陈铁动手揍了林伟,实实在在是替她出头,纵然是再不喜欢陈铁,她也不会因此而真的恨上陈铁。
  想到即将要面对的家族责难,她只能在心中苦笑一声,这些就是她的家人啊,却处处为难她,她真的感到累了。
  林清音在暗自悲伤,陈铁却是嘿嘿冷笑了起来,一脸不屑地看着林伟,说道:“你是个没把儿的太监吧,挨揍了就准备叫家长?真不是个男人,你可以还手呀,来来来,你这个怂货,我特幺让你一只手。”
  事实上他的左手伤得挺重,还绑着麻布呢,本就使不上力,让不让有个屁的区别,不过,就算是受了伤,收拾林伟这样的怂货,对他而言也相当轻松愉快就是了。
  林伟头有些晕,当然更多的是懵逼,娘的,对啊,老子凭什幺站着让他打,真傻,老子可以还手的好幺。特别是看到陈铁左手早就有伤,血迹还没擦干净呢,林伟顿时胆气大壮,忍着痛跳了起来,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25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掉头向门外冲了出去,几秒之后却又是冲了回来,手中已然多了一根手臂粗的铁管,狞笑着便向陈铁头顶砸了下来。“小心……”林清音惊呼了起来,小脸变色。陈铁仿如未闻,微微眯眼,蓦然一拳击出,响声乍起,砰的一声震动,林伟砸下的铁管,在陈铁一拳之下,突然炸断成两截。
  “娘的,还真有点痛,来呀,继续。”一拳打断铁管,陈铁收回了拳头,没事人一样甩了两下,盯着林伟冷然道。

[ 此贴被半俗不雅在2019-01-15 18:23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