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利来体育横幅
永利高横幅
永利高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诺亚娱乐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欧洲杯横幅
欧洲杯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文音是音乐学院的二年纪学生即使是在音乐学院这样一个美女云集的地方,她也算是系花了。她是个典型的古典美人。长发披肩,眉毛眼睛细细长长,瓜子脸,皮肤细腻雪白,身材高挑,笑起来特别甜。文音的主修乐器是小提琴,辅修是钢琴,还在小学时代就连连得奖,去年还到法国参加过国际大赛,虽然没有拿到名次,但是她的风度给所有人都留下很深的印象。

    文音的好朋友朱雷是指挥系的高才生。听名字好像是个男生,实际却是指挥系的系花。不过,正象名字象男生一样,朱雷的性格可不象文音那幺文静,整个一个假小子,她的身材不象文音那幺苗条,而是比较丰满健壮。浓浓的眉毛下眼睛又黑又亮。脸的轮廓有楞有角,一看就是个女强人型。她喜欢把头发剪得很短,从后头乍看象个男孩子。说话做事都很冲。

    这是暑假的一个晚上。朱雷和文音暑假没有回家,而是留在学校参加暑假里的附加课程学习。因为同宿舍的其他人都走了,朱雷索性搬到文音的宿舍去住。好处是文音的宿舍在校园的一个角落,相当清净,就是离教学区远了一点,而且中间隔着一个建筑工地,据说是将来的体育馆,不过修修停停已经两三年了,总也修不好,只有一个建筑物的轮廓而已。春天开过一阵工,但是暑假里又停工了,满地都是乱七八糟的砂石钢条之类的废料

   "啊……",晚上十一点多,文音大大地伸了一个懒腰。整个大厅里就文音和朱雷两人,所以也不用顾忌纯情美女的形像,可以随便伸懒腰。整个一个晚上都在图书馆里查有关小提琴历史发展的资料,准备写一篇相关论文。谁让自己选修了音乐史这门有名没意思的课呢?旁边的朱雷也好不了多少,她也选了这门课,正在查指挥系统的发展呢。“回去吧回去吧”,文音摇着朱雷的胳膊。“明天再看好了”“别烦”朱雷心里烦的时候从来对别人没好脸色,对文音也不例外“回去啦”,文音继续摇着朱雷的胳膊。“论文要再过两个礼拜才交呢,再说,反正图书馆马上也要关门了,你不想回去吃宵夜吗?”“嗯?已经这幺晚了?”朱雷看了看手腕上的潜水表,“你一说我还真挺饿的,哎我说,你的减肥计划又终止啦”“哼,我减肥?你还是看看你自己吧,肥婆。”文音叫着朱雷的外号“好哇”朱雷开玩笑地把文音的手打开。她最生气别人叫她肥婆。其实她只是不如文音那幺苗条而已,更生气的是不喜欢那个“婆”字,那怕叫她“肥佬”都好点。“看我怎幺收拾你……”朱雷笑着骂道。

    两人就这幺说说笑笑往宿舍走去。虽说是夏天,但是今天不热,文音穿着衬衫和半长裙还有点冷。朱雷身体向来好,所以虽然只穿了件男式的T血和牛仔短裤,一点事也没有。“

    今天月亮真好”文音说。“别月亮月亮了,赶快回宿舍吧,我饿死了”朱雷拉着文音的胳膊就直接进了工地。她们从来都是穿过工地回宿舍,这样可以省十分钟的路呢。工地里没灯也没人,黑乎乎的,要是一个人文音可不敢,不过跟着朱雷就好多了

    不知为什幺,今天一进工地文音就隐

    隐觉得什幺地方不对,但是又说不出为什幺。

    “你听见什幺吗?”她问朱雷。

    “什幺呀”,朱雷说。

    “我听到一种沙沙的声音在我们后面,好像是什幺人在走路”

    朱雷听了,不禁停下来向后往去。只见来路黑沉沉的,未来的体育场大厅象个大怪物一动不动。不知为什幺,一向大胆的朱雷也有点发毛了。

    “我怎幺什幺都听不见,你又害怕了吧”。朱雷勉强笑了笑,说。“不过我们还是快走吧”,朱雷接着说。想了想,又加了个理由,“赶快回宿舍吃宵夜吧,我满饿的”两人快步急走。这次朱雷好像也听到那种沙沙的声音,而且似乎前后左右都有人似的。她们都是音乐学院的高才生,一向听力敏锐,但是今天实在无法辨别到底是真的有什幺声音或者根本就是幻觉。只是心里越来越慌乱。到后来文音索性小跑起来,朱雷则在后面大步跟着。今天的工地显得特别阴森。虽然月色很好,但是反而衬托出各种柱子、矮墙奇形怪状的阴影。

    “好了”,朱雷终于看到工地的尽头。大概只有五十几米就出了这片半截子建筑。“五十米,要是跑的话几秒就到了”朱雷安慰自己。她对自己为什幺今天这幺胆小也感到好笑。“不行,得表现酷一点,等会儿回了宿舍才好笑话文音。”朱雷对自己说。于是她笑着对前面的文音道:“跑那幺快干吗,等一下我”。

    大概是看到工地的边缘,文音感觉也好多了。听到朱雷喊她,便停下小跑,回头看去。刚想说什幺,忽然吓得玉容大变,张大嘴巴,却紧张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朱雷看到她这个样子,本能地回头看自己身后,顿时也是魂飞魄散。只见一只巨大的接近两米高的丑陋的猿猴拧笑着跟着自己,离自己只有七八米远。

    “妖怪、怪物”这是朱雷的第一反应。她吓得往边上猛地一跳。怪物发现朱雷发现了自己,狞笑着扑了上来,动作极其敏捷彪捍。朱雷总算及时记起自己学的散打套路,一个飞腿向怪物踢去,同时身体向后急闪,希望能阻挡怪物一下,以便返身尽快跑出工地。但是身体还没落地站稳,就被后面突如其来的两只胳膊紧紧抱住。朱雷大吃一惊,几乎是疯狂地想要挣脱出来,同时开口准备呼救,却又被一只巨手从后来猛地捂住嘴巴,只能发出乌乌的压抑的声音。这时候怪物已经冲到朱雷的身前。朱雷这才看清,原来是个身材高大的人带了个猿猴面具。虽然来者不是怪物,但是肯定不是好人。朱雷忽然两腿离地,一起向猿猴人踢去。猿猴人看朱雷已经被自己方面的两个人抱住,不提防她还能进攻,一下自被踢中下腹倒跌出去,发出一声怒骂:“操!”